主日圣言及反省

耶穌升天是否去了一個遙遠的星球?

Jun 02, 2019
「耶穌說完這些話,就在他們觀望中,被舉上升,有塊雲彩接了祂去,離開他們的眼界」(宗 1:9) 。

讓我們面對現實。我們愈細心閱讀福音裏耶穌升天的記載,便愈會察覺這故事與和路迪士尼那些好人壞人的故事很相似。壞人毆打好人;那好人遭受可怕的羞辱和艱難;而從天上來了一股神奇力量,把好人拯救了,並解決了壞人;好人從死亡中復生,然後徐徐地消失於一片閃耀光輝的天空中。這美妙的結局使我們內心的童真快樂不已!

但和路迪士尼的魔法純屬幻想。在我們生活的現實世界,我們必須努力以觀察和體驗去理解發生於周遭的經歷;在我們智慧能力所及的範圍內,理性的分析必需是指引我們思考的方向盤。當遇到如聖路加在本主日讀經一及讀經三所記載耶穌升天的超凡現象時,我們必要問:究竟耶穌要去那裏?祂是否去了宇宙遠處?祂是否升天到一個遙遠的星球去?耶穌完成祂在世旅程時的情景,雖是光榮的一幕,但在二千年後,這情景仍然令人感到困惑並且是人類理性思維所不能理解的。耶穌升天的記載,會不會是祂的追隨者為掩飾師傅的悲慘死亡,而偽造了一個和路迪士尼般,令人感覺良好的幻想?這些問題必須徹底回答,使好奇者再沒有任何藉口去不斷地猜測。

我們不能忽視的,是耶穌升天之前的復活。正如教宗本篤十六世指出,復活帶出一個空間及肉身上全新的維度,對我們來說,這景況是完全陌生和不能理解的。這是一個直至我們自身復活以前─「許多長眠於塵土中的人,要醒起來:有的要入於永生,有的要永遠蒙羞受辱」(達尼爾 12:2) ─無人曾經歷過的狀態。

福音所記載耶穌復活後的顯現很有啟發性,讓我們對於生活在復活的肉身裡是甚麼一回事有粗略的認識,縱使證人所作有關相遇的見證是不足和貧乏的(這是可以理解的,他們太驚慌,失了方向,並缺乏正確理解非凡經歷所必需的直覺)。明顯地,復活的基督已不再存在於現世的空間:門徒們聚合所在的門都關上了,但不知如何,祂仍能進入,而且是忽然地進入(比照 若 20:19,26)。這些相遇,顯示出復活的基督的存在方式與我們不同。我們存在一個空間中,我們週圍也存在著其他空間。在正常情形下,當人的肉身或任何一個肉身上升時,意味著那物體離開一個較低的空間,而進入一個較高的空間。這就是我們先前猜測,耶穌可能要去一個遙遠的星球背後的邏輯。但對於復活了而存在於一個全新的空間和肉體維度的基督來說,卻並非如此。

這個對復活的基督的理解,引導我們作出結論:耶穌升天時上升的動作,不是祂的「離去」(請再次忘掉那「遙遠的星球」!),而是祂以一個嶄新及復活的狀態的「來臨」;也不是離開,而是一種新形式的接近和持續的臨在。這一點從宗徒們在耶穌升天後的反應明顯可見,他們「叩拜了他,皆大喜歡地返回了耶路撒冷」(路 24:52)。如果耶穌真的離開了,他們不該是困惑及悲傷嗎?通過復活,耶穌獲得了一個新的存在方式,現在祂一如既往地接近我們,甚或比以前更接近我們。祂現在有一個超越我們空間和從天主而來的臨在,這臨在特別彰顯於聖體聖事中。

耶穌升天,絕不意味著祂搬遷到一個遙遠的星球去。更不意味祂離我們而去。套用教宗本篤十六世的語言,祂上升的動作代表著一個「形而上的飛躍」,是開闢了「一個新的生活空間,一個與天主結合的新空間」。借用一個社會經濟術語,是「向上流動」的最真實意義!這樣理解耶穌升天,我們便會更明白耶穌在受難前對宗徒們的說話:「我去;但我還要回到你們這裡來」(若 14:28)。

(參考: 《納匝肋的耶穌 - 從進入耶路撒冷至復活》272-29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