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朝向天主的富有

Aug 04, 2019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我們的安息日夏季(Sabbath Summer)已經過了一半了,這是一個在天主內休息和慶祝他的季節,我們的目標是擁有一個前所未有最好的夏天───到目前為止進展如何?天主給了我們這個夏天想要的東西嗎?如果你是這裡的客人,天主會回應你的祈禱嗎?

Michael White神父講了一個故事,是關於他的堂區一下子失去了所有原來的工作人員。他們都失去功能和消極,不是辭職就是被解僱。他想聘用更好的人,但總是沒有成功。因此,儘管堂區需要很大,他放棄招聘了,甚至承諾與幾個員工一起工作。有一天,他的助手極力推荐一位叫Chris的人,Michael White神父拒絕了。他的助手問道:「你會至少為它祈禱嗎?」Michael White神父做到了,還懇求天主指導,「你為什麼不給我所需要的人來做你想我做的工作呢?」他在週末不斷地祈禱,然後天主強烈地回應,「當你準備好好對待他們的時候,我會給你送來合適的人。」

這裡有兩個問題:天父沒有答應我們祈求的是什麼?祂要我們作怎樣的改變?

我喜歡福音的開頭:「人群中有一個人向耶穌說:「師傅,請吩咐我的兄弟與我分家罷!」。這似乎是一個正常的要求,但耶穌沒有答應:「人哪,誰立了我做你們的判官及分家人呢?」原因是因為這個人很貪婪。耶穌說,「你們要謹慎,躲避一切貪婪,因為一個人縱然富裕,他的生命並不在於他的資產。」

我們發現兩個真理:

  1. 耶穌有時不會以我們喜歡的方式回應我們的祈禱,不是因為他不在乎,而是因為他想給我們真正需要的東西。 James Sullivan神父指出:「在福音中,有時人們要求耶穌為他們做什麼,耶穌的回應是指出他們真正的需要」。當聖馬爾大叫耶穌讓她的妹妹幫她服侍時,耶穌告訴她,問題不是她的妹妹;而是自己的擔心和分心。當聖伯多祿見奇蹟地捕到很多魚後,他請耶穌離開他,因為他是一個罪人。耶穌當時「叫伯多祿別再害怕」而我們剛剛聽到福音中那個要求解決家庭糾紛的人,他們真正需要的是其實是 慷慨。
  2. 耶穌要我們提防什麼樣的貪婪呢? 「所有的貪婪。」他講的比喻是關於對「金錢和物質財產」的貪婪。但他也談到了自私,因為在福音的末尾,他談到「那些為自己積蓄財寶的人。」擁有東西不是問題,但比喻中的人保留了一大筆收成只是為了自己;而舊約聖經中的若瑟,當他有了豐收的時候,就儲存起來,在飢荒時供給需要的人。耶穌也在談論對「享樂」的貪婪,因為比喻中的傻瓜用了著名的享樂主義格言:「放鬆,吃,喝,快樂!」享樂主義是我們生活的哲學,在這裡我們為快樂,享受樂趣和即時的滿足而生活───這三個現實本來是好的,但如果它們是我們生活的目標,又或者使我們犯罪,那就不好了;我們要有更高的追求:就是:「滿足,快樂和幸福」


如果天父沒有答應我們的要求,那麼他就是要給我們所需要的。一年多以來,我一直在拼命地想為我們的堂區聘請更多的靈性領袖,因為我們需要人們成長,達到我們的目標願景(Visiob)。我分享這個故事是因為這是我個人經歷過的 最痛苦的祈禱時刻之一。我已經為這件事祈禱了很多的夜晚,做了很多的彌撒,甚至已經數不清了。我請很多人跟我一起祈禱,他們都答應了。我也跟很多人談過,看看能否來這里工作,但都沒有成功,還帶來了深深的挫折感;因此,我問耶穌:「主啊,發生了什麼事?這不是輕易的事,這是為了延續你給我們的使命,為什麼我們找不到合適的人呢?」當我問這個問題時,並沒有感到很大的安慰。我察覺到的答案是發人深省的:我不是一個稱職的領袖,不能善用其他好的靈性領袖; - 雖然聽起來很難接受,但卻是真的。這就是我需要聽到的,因為我要的是真相。我讚美天主,因為祂推動我成長,成為一個領導,成全祂的旨意,繼續去愛 - 這才是我真正需要的,我感覺正在成長。

耶穌用了一個很美麗的短句對我們說「不」,他希望我們「在天主前致富」。聖濟利祿(St Cyril)說,這意味著要有美德。我們經常說:「美德是一種反复做好事的人的品質,成了這個人性格的一部分。」所以,例如,一個人常說真話...樹立誠實的美德,便成為一個誠實的人。但是一個反复說謊的人實際上會建立起相反的品質 - 說謊的惡習,並且,如果反复說謊,那個人便成為一個騙子;說謊成為他的一部分。我們向天父祈求很多,通常是物質上的東西,但他說:「你需要的是美德,更多的信心、希望、愛、紀律、勇氣、耐心和慷慨等;我要你靈性上富有。 」

這裡有三種方法,令我們可以在「天主前致富」!

  1. 反思。從前,有一位美國銀行家雖然賺了很多錢,但他的生活忙碌,嘈雜,充滿壓力。在去墨西哥度假期間,他遇到了一個只在早上打魚,生活簡單的漁夫。銀行家覺得很奇怪,就問道:「你為什麼不在外面多呆一會兒,多打些魚呢?」漁夫回答說:「家裡有足夠的錢,剩下的就用來換取他們需要的東西。」 「但是你剩下的時間都做些什麼呢?」「早上我喜歡睡懶覺。醒來後,我打魚,主要是為了享受打魚的樂趣。下午,我和我的孩子們一起玩,和我的妻子一起睡午覺。晚上我和家人一起吃飯。然後,當孩子們睡覺的時候,我去村子裡漫步,在那裡喝酒,和我的朋友們一起彈吉他。」

    那美國人嘲笑道:「我是哈佛MBA,可以幫助你。你應該每天多出去打魚這樣你就能打到更多的魚,賺更多的錢,還可以買一艘更大的船。有了更大的船,你會賺更多的錢,然後再買另一艘船,僱用另一個人在第二艘船上工作。」「但那又怎樣?」漁夫問道:「我才剛剛開始說呢!有了兩艘船,你會釣到更多的魚,賺更多的錢,不覺間,你就擁有一整支船隊。」「但那又如何?」「過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直接把魚賣給罐頭廠,賺更多的錢。隨著你的車隊擴大,你可以建立自己的罐頭廠,搬到墨西哥城,管理你的企業。」「但那又如何?」「到那時,你的企業將成為最龐大的企業之一。你可以搬到紐約市,從商業世界管理你的業務。」

    「但那又如何?」那個美國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但隨後他的腦海中閃過一個念頭:「那好吧,你可以搬到一個沿海的小村莊去你可以睡得很晚,打魚只是為了樂趣。下午,你可以和妻子一起睡午覺。在晚上,你可以和家人一起吃飯,可以到村子裡漫步,喝著葡萄酒,和朋友們彈吉他」。 ...為了擺脫在生活中兜圈子,要在靈性上富裕,我們需要反省。天主今天說,「胡塗的人哪!今夜就要索回你的靈魂,你所備置的,將歸誰呢?那為自己厚積財產而不在天主前致富的,也是如此。」我們都會很快死亡(男人一般比女人更快,因為我​​們胡塗)。我們反思:我們是怎樣為死亡做準備的?我們有多高尚?每個曾經生活過的人現在或將來只會去兩個地方:天堂或地獄;要么是永遠不盡的幸福和快樂,要么是永遠的痛苦和邪惡。

  2. 安息日休息:天主用六天創造了世界,把第七天定為安息日,這不是為了祂自己,而是為了提醒我們:我們需要休息。為什麼?因為我們不是機器,我們不是天主,我們是受造物。商業世界都認為:休息對成功,創造力和生產力都很重要。哲學家也意識到休息對人類的繁榮也是非常的重要。但是,深層次和更重要的是:在安息日,我們更新與天主之間的盟約,我們默想和崇拜他。安息日更深層次的意義是:「它是關於我們與天主的婚姻關係,認識到:我們不只是為工作和快樂而生,而是單單為他而受造的。」

    守安息日是如此重要,天主甚至把它作為第三條誡命。他命令我們放下不必要的工作,因為不斷的工作誘惑我們分心離開天主。除非真的有必要,不要在星期天做工作。如果你經常在電腦上工作,做一些園藝工作吧。如果你做體力勞動,讀一本書吧。花時間與家人和朋友一起祈禱。放鬆,玩耍,玩得開心,記住我們是為天主而生的。

    順便問一下,天主會要求我們在度假的時候參與彌撒嗎?答案是肯定的。耶穌為我們在十字架上的死,聖體、我們的感恩和朝拜是我們生活的中心,尤其是在假期!如果假期帶我們忘記聖體,那就是一個虛假的天主。如果彌撒是我們假期的中心,那才是真正的滿足。

  3. 要靈性上的富足,簡單一點。有誰希望生活變得更複雜的,請舉手!沒有吧。生活越簡單,就越好。上主今天跟我們談論「貪婪」,因為對財產的貪婪阻止了我們反省和休息。我們購買,擁有很多不需要的東西,當我們儲積三十五年後才用得上的東西,這真讓我們在靈性上變貧窮了。

    把不需要的東西扔掉;拿去捐贈他人是一種釋放。我認識一個家庭,他們每次買東西都會送出一些東西,Matthew Kelly建議一家人一起走遍家裡每一個房間,扔掉東西。打開衣櫃,相互詢問,「你最後一次使用這個東西,穿這件衣服是什麼時候?」「你為什麼留著這個?」「這件衣服還適合你嗎?」等等。

    請你幫我一個忙,也彼此做這件事:彌撒後,讓我們問一個問題,進行一次虔誠的對話:「這個星你能做些什麼來反省,休息或簡化生活嗎?」


決定在美德上成長之後,天主終於給了Michael神父他堂區需要的團隊。他意識到他最重要的工作是照顧他的團隊,盡可能善待他們,這樣他們就可以為人們服務───你知道嗎?耶穌就是這麼做的。 耶穌把大部分的時間和宗徒們在一起,而不是和所有人在一起。他這樣做是出於對人們的愛,因為他培訓十二個宗徒,就給了人們十二個牧羊人!然後,他們每一個人再組成十二個牧羊人!

現在,Michael神父決定用他團隊應得的方式來對待他們,支持他們,這樣他們就可以照顧堂區內的人們,他對耶穌說:「你想要我做什麼?示範一下吧。」他正在考慮聘請的Chris就在這個時候走進來說,「我來了。」他們聘請了他,他現在是堂區最好的靈性領袖之一。這是一種祝福,但更重要的祝福是Michael神父在聖德中的成長,在靈性上變得富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