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用謙卑和敬畏至聖之心參與彌撒

Sep 01, 2019
本主日的主題很清楚—謙卑。讀經一的每一節都洋溢着這主題:「我兒,執行你的工作時,應當謙和 ⋯ 你越偉大,在一切事上越當謙下 ⋯」(德 3:17-18)。在福音裏,耶穌叫人赴婚宴時,要坐末席,祂的訊息也是謙卑。但是為什麼本主日的讀經二要取自致希伯來人書第12 章,那使人恐慌震慄的西乃山天主顯現的場面卻不太清楚。當然,這場面是萬分觸目的,但那被西乃山的嚴峻氣氛和「烈火、濃雲、黑暗、暴風、號筒的響聲」所震懾而嚇至魂飛魄散的整代以色列人,與謙卑這題目究竟有什麼關係(希 12:18-19)?就讓我們認真思考一下。

要了解希 12 ,當從整部《希伯來書》的角度看。連繫著這書的一個共同點在於兩組強烈對比:那可見的與不可見的,以及地上的與天上的。對作者來說,可見的和地上的是預示的表象,把我們指向那不可見的和天上的。有很多例子,但在這簡短的反思中,我們只引申其中一個來說明。在舊約聖經,大司祭在會幕中代表以色列民奉獻禮品和祭獻,為使他們的罪得到赦免。但其實在一所由人手興建的建築物中,奉獻農穫、飛鳥、動物等受造物,並不足以赦罪。《希伯來書》明白這些獻祭只是一個預示,指向著耶穌。祂為救贖我們的罪,在十字架上以自己的身體作祭獻。祂是永恆的大司祭,進入了那看不見的天上聖所,獻出自己的寶血,為全人類獲得永恆的救恩。

同樣地,「那可捉摸的」 西乃山和那令以色列人魂飛魄散的天主顯現的經驗,其實是要將我們指向熙雍山,即「永生天主的城,天上的耶路撒冷」 (12:18, 22)。聚集在天上耶路撒冷的是何人?「千萬天使的盛會,和那些已被登錄在天上的首生者的集會,接近了審判眾人的天主,接近了已獲得成全的義人的靈魂,接近了新約的中保耶穌」(12:22-24)。這是什麼場合的盛會?這是個欽崇朝拜天主的禮儀。為什麼要欽崇朝拜?他們沒有其他事做嗎?這是因為我們生命的意義就是為了欽崇天主—我們生命中的每一刻都應該光榮天主,祂是我們的整個存有,我們生而為人的理由,祂當受我們全心全意的欽崇和讚美。我們在世的時候未必會這樣做,但在天堂,我們會這樣做:每一刻都是為天主和與祂共融而活。所以創世記六天創世的記述在第七天達到了高峰,即安息日,天主之日。我們本來就是為了歸向天主而受造。這樣看吧:一個不為天主而活和不與祂共融的人,會是怎樣的呢?聽來他好像是在地獄,在一個受永罰的地方。

《希伯來書》的作者提醒當時的基督徒團體,他們參與彌撒聖祭時「並不是走近了那可觸摸的」(12:18)。藉着可見的聖祭,他們「卻接近了熙雍山和永生天主的城,天上的耶路撒冷」,「接近了千萬天使的盛會和那些已被登錄在天上的首生者的集會,接近了審判眾人的天主,接近了已獲得成全的義人的靈魂,接近了新約的中保耶穌」,而成為天上聖祭的參與者 (12:18, 22-24, 天主教教理 1136, 1139) !

如果西乃山上的以色列民,只是「走近了那可觸摸的」- 那為我們指向的標記 – 便已經如此震慄驚嚇,那麼當我們基督徒以敬畏至聖的心參與彌撒聖祭,知道自己接近的是那真實的奧秘—「熙雍山和永生天主的城,天上的耶路撒冷」時,我們豈不更應該要謙卑自己(12:22)?彌撒是真正「天國臨現人間」;而根據教宗聖若望保祿二世,「我們在地上慶祝的,是參與天上禮儀的奧蹟」。人經常會問為什麼天主教徒在參與彌撒的時候,會下跪、低頭、捶胸和做各種謙卑自己的動作?我們現在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