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為服務而做

Sep 01, 2019
(本篇譯稿略經修輯,特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即埸傳譯之用,所有引用語出處省掉,若有內容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我在台灣的時候,住在教廷梵蒂岡大使館,羅素蒙席說: 梵蒂岡外交服務處的神父都知道誰最先獲得委任當使節(使節是教宗在一個國家的大使),還有他被派往哪個國家,我感到很驚訝。他們的想法是: 如果一個神父在四十九歲之前被任命為總主教,那是一種榮譽,如果他被分配到像英國這樣的第一世界國家,而不是像非洲這樣的第三世界國家,就會被認為是最優秀一份子。我說,「真的嗎?他們怎麼會擔心這種事情?」他說,「哦,這種事在家庭裡一樣會發生。神父們都知道誰能被派往一個大的堂區、一個錚錚向榮的堂區,還是一個垂死的堂區」。我意識到他是對的:我們知道誰在人群中看起來更成功,更受尊重,更神聖。

所有的人都會迅速地評估對方。有一次,在一個大型聚會中,一位訪客在樓下指著你們中的一個問我:「那是誰?」我告訴了他。訪客說,我猜他是一個領導,一個推動者,一個贏得尊重的人───他說對了。

我們通常將自己與生活在相似階段的其他人作為比較:父母們把自己的孩子與其他人的孩子的比較,誰的車子更好,誰有更新,更大的房子,誰更強大,誰更成功。女人知道誰更漂亮,誰看起來更年輕。

我們從小就開始這樣想了。有一次,在退省的時候,我無意中聽到一些七年級的女孩子互相誇獎對方的美貌。一個對另一個說說,「哦,你真漂亮。」 我想,我在七年級的時候,從來沒有這樣交談過。我只知道我的兄弟長得比我醜,我們不說。但是,我在七年級時候確實知道家裡誰得到更多的關注,誰更受歡迎。

福音中關於在婚宴上坐席的那個比喻,我們可能覺得併不適用於現在的我們,因為當時是以榮譽為基礎的社會。但現實的確如此,雖然我們再不用「榮譽」和「恥辱」這樣的用詞,我們仍然知道誰比較好,更有才華,更受歡迎。它說,「耶穌注意到被邀請的人,如何爭選首席,便對他們講了一個比喻說:『幾時你被人請去赴婚筵,不要坐在首席上,怕有比你更尊貴的客也被他請來,那邀請了大家的主人要來向你說:請讓座給這個人! 那時,你就要含羞地去坐末席了。』」

耶穌並不是說宴會上沒有上座,是有的!有些人比其他人更顯赫。我們現在的文化喜歡說:「人人都是平等的」,「你和其他人一樣優秀。」這只有一部分是真的。就像孩子們玩遊戲,每個人都得到「參與」獎,老師宣稱,「沒有贏家和輸家。每個人都是贏家」 誠然,我們在尊嚴上都是平等的,但有些人確實更有能力、更有美德或更有成就。

因為我們經常不能全面的看清楚一個人,甚至我們自己,也不能給予百份百正確的判斷,耶穌說,「不要坐上座。」 謙虛奌,有些人可能比我們好,輸的時候要有禮貌,承認有些人比我們更有才華,可能比我們更努力,讓別人來評判。真正的榮譽不是自己說的,而是別人給的。不要刻意去追求它。榮譽就像感恩:感恩很重要,我們應該說「謝謝」,但我們不應該為了追求被感恩而做事情。如果我們刻意追求,我們就是把天主的恩賜建立在這些自我價值的基礎上。

耶穌繼續說:「你幾時被請,應去坐末席,等那請你的人走來給你說: 朋友,請上座罷! 那時,在你同席的眾人面前,你才有光彩。因為凡高舉自己的,必被貶抑;凡貶抑自己的,必被高舉。 」

1)「去坐在末席。」是對這種謙遜的考驗之一,當我們被羞辱時,我們不感到意外。如果我們在某件事情上失敗了、被糾正了或者被輕視受人取笑,而感到意外,那是因為我們不夠謙虛。看看這句話:「真正把自己放在最後位置的人,當其他人也這麼看你時,你不會感到意外。」想想看:耶穌剛剛告訴我們坐在最低的位置。如果我們真的相信我們是排列最後,為什麼當人把我們當作最後一名來對待時,我們怎麼會感到意外呢?

當然, 我們也不能不讓自己被粗暴對待,也不讓我們的孩子被欺負。我們說的是讓我們消除那些不健康的驕傲。我們當然應該要支持維護自己,但這並不因為我們的自尊心受到傷害,自己覺得自己偉大,而是因為它是「正確的」───這有一個細微的區別。維護自己不是因為情感受到傷害,而是來自於對真理和正義的渴望。

例如,如果有人取笑我,我不會翻來覆去地想這件事情,也不會讓它傷害我的自尊,因為也許我就是最差勁的一個,我的自尊不是來自別人,而是來自天主。我也會保護自己,努力阻止邪惡,但不會失去心中的平安。

2)當耶穌說,「當你的主人來的時候,他可能會對你說,『朋友,請上座』這意味著我們不能拒絕提升。有些人說「謙虛」就是「拒絕讚揚」;可以問問龔執事:中國人是如何轉移人家的恭維───相當有趣。當有人讚美我們時,其實更好,更基督徒的回答是說,「謝謝。這是一份恩賜。讚美天主。」

如果我讚美你,這是一種愛的表達,如果你推開我真誠的讚美,你就是在推開我的愛。如果我們說這,「謝謝。這是一份恩賜。讚美天主。」那麼我們接受了愛,並將恩賜歸予真正的施予者───天主。

3)「去坐在最低的地方。」要這樣做,但不是為了得到稱讚。當我們暗地里希望別人會注意到我們的時候,我們仍然執著於別人的認可而不是天主的接納。

Fr. Francis Martin說。 「我們不要在最低的位置,希望得到提升:最低的位置就是提升,因為這是與耶穌共享的,祂說:「因為人子來不是要受服事,乃是來服事,捨命作許多人的贖價」,他說:「因為人子,不是來受服事,而是來服事人,並交出自己的性命,為大眾作贖價。

哇!。耶穌拿了最後一名!想像一下:在溫哥華市中心的一個有四百人參加的大型婚宴上,有四十張桌子,頭桌在最高的舞台上,我們所有人都按照與新人的親疏關係被分配到座位上。最親的人在舞台附近,其餘的人在遠遠的邊緣,輪到最後才吃到東西。我們表面微笑,但心裡開始生氣了,因為我們快餓死了,自助餐前面的人佔很多時間選擇最好的食物!然後我們看到耶穌在四十號桌。他沒有吃東西。他站著在為最後一張桌子服務。

你還記得耶穌在最後晚餐上說:「外邦人有君王宰制他們, 那有權管治他們的,稱為恩主;但你們卻不要這樣:你們中最大的,要成為最小的;為領袖的,要成為服事人的。是誰大呢﹖是坐席的,還是服事人的﹖不是坐席的嗎﹖可是我在你們中間卻像是服事人的。」?排在最後是提升,是服務,而服務就是統治。

聖保祿寫給斐理伯人書說:「耶穌,雖具有天主的形體,…,卻使自己空虛,取了奴僕的形體…;衪貶抑自己,聽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為此,天主極其舉揚衪,賜給了衪一個名字,超越其它所有的名字,致使上天、地上和地下的一切,一聽到耶穌的名字,無不屈膝叩拜;…」

我們這兩個月的「安息夏天」已經結束了。我希望那是一個在主內休息和慶祝他的美好時光。當然,沒有一個季節是完全結束的:從去年開始,我們經歷了幾個季節:九至十二月「邀請的教會(Hospitality)」,一至四月「聖體之心(崇拜)」,五至六月「打破沉默(虔誠的談話)」,七至八月「安息日(休息)」。一個季節結束後,我們繼續履行下去,所以繼續遵守每個星期天的安息日吧!

現在我們開始新一季,九至十一月,名為「Made for Mission(服務)」。耶穌來服侍。他給了我們這麼多,現在我們也奉召做同樣的事情。我們要把得到的奉獻出來!他的使命是將自己的生命為許多人「作贖價」,意思是將人類帶回到聖父那裡───你能想到比這更重要的使命嗎?這是世界上最重要的使命,祂要求我們與祂分享。這將幫助我們實現堂區願景的第三部分,「像耶穌一樣去愛」。

但我們都是為不同的使命而生的。有一次,Westminster Abbey的一位僧人P.Augustine抓住我的上臂,笑著說:「Justin。」「是,神父。」「你知道聖本篤說,『每個人都有合適的恩賜』嗎?」 「不知道,神父。」「那你應該知道。」

我們每個人都有獨特的天賦,旨在讓別人更接近天主。有些人有的比其他人更大,每一種天賦都是必須的。我們需要所有人的天賦,天主給每個人的天賦都是有理由的。

所以,接下來的三個月裡,我們將談論有關「使命」、「服務」和不同的恩賜。以下的清單是不同的恩賜:鼓勵、幫助、款待、憐憫、牧養、福傳、先知、教學、管理、領導、給予、服務、獨身、非凡信仰、傳教、神貧、醫治、代禱、知識、智慧、手藝、音樂、寫作等等。當我們找到適合我們的服務方式時,即使是犧牲的,也會變得令人難以置信豐碩和快樂!

我的夢想是我們所有人都能發揮自己的天賦。我們想幫助大家去解開。例如,Deacon Andrew注定是一名執事 ;他非常棒。他自己知道沒有靈性領導的天賦,卻有服務的天賦。他是一位領導,只不是技術類的。但我們需要他在他的服務中茁壯成長! Anna Lam 告訴我,她喜歡領導信仰學習(Faith Study),甚至遷就其他人也願意做! Ron Siy顯然在熱情好客中茁壯成長:他每周至少服務三次彌撒,就好像一隻大泰迪熊,能傳遞天主的熱情歡迎。 Jackie Chau熱愛並有才華幫助人們發現他們的天賦,她正在幫助組織我們的堂區去做這件事。當我看到Alan Bolivar做我們所有的視聽工作時,真令人興奮──他在視頻編輯方面很優秀。我告訴他,他的天賦幾乎每週都幫助一千零六十八個人。最近我注意到天主總是回應Vicky Chang的祈禱,我甚至認真地請她告訴我她在祈禱什麼,這樣我就可以配合,完成天主的旨意。

我們這個季節的目標是,我們都能以某種方式在靈性上服事,並發現天主給我們的恩賜。

我以一個聽起來很有趣的故事來結束,但我要強調的是:我們所有的恩賜都是為了服務。

大約在一九六零年,著名的Sheen大主教飛往芝加哥,有一位非常漂亮的空姐坐在他旁邊。她說:「你還記得見過我嗎?」他說:「不記得。我應該,但我不…」她說,…「兩年前在這架飛機上我遇見了你,我和你坐了二十分鐘,我記住了你說的每一個字。」「我說什麼了」「你開始時說, 『你是一個非常漂亮的女生。你知道嗎,在天主給的所有恩賜當中, 「美麗」這個恩賜往往是祂最後得到回應的…。祂給錢;人們用錢來幫助窮人;他給歌,人們用歌來讚美祂;當他給美麗的時候,他有時什麼也得不到…。所以你為什麼不考慮 把你的美麗獻給那些 從未見過美麗的人。 』你是這麼說的。 」她說,「這聽起來就像我…」她說,「我有兩年的時間來考慮這件事,我已經下定決心了。我願意做任何事。」「什麼時候?」「就現在。」他說,「好吧,你來我在紐約的辦公室,我會告訴你去哪裡。如果你想知道,我現在就告訴你。」她說,「這並沒有什麼不同,」他說, 「你要去越南,去一個麻風病人聚居地。」

她今天仍然和一位女醫生在一起,他們有一輛吉普車…。尤其是在麻風病人藏匿…的橋樑下。她把它他們撿起來,帶到麻風病人的聚居地,照顧它們。因此,麻風病人在他們的生活中第一次看到了一些美麗的東西。而她,憑著對人類的愛…。也看到了非常美麗的東西。

如果我們今天跟隨耶穌謙卑的教導,我們就不會再做無用的比較了。我們將是自由的,像他一樣,佔據最後的位置,服務,並從中找到快樂!每個人有各自的天賦,而天賦是為服務而給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