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政教應該分離嗎?

Sep 22, 2019
一九五五年十二月一日,當一名公交司機要求黑人乘客給白人乘客讓座時,遭到了一位四十二歲名叫羅莎Rosa Parks的黑人婦女的拒絕。由於當時的種族主義,黑人只能坐在公車的後面。司機說:「你們最好放聰明點,讓出那些位子。」其他的三個黑人都讓出了他們的座位,但是羅莎沒有。司機問:「你為什麼不站起來?」她回答說:「我認為我沒必要站起來。」「好吧,如果你不站起來,我只能報警逮捕你。」「你可以這麼做」,四天后羅莎被判有罪,遭到逮捕。

同一天,婦女政治委員會(Women‘s Political Council)組織了一場抵制活動,號召所有黑人不要乘坐該市的公車,以削弱公交系統的經濟收入。抵制行動從放發三萬五千份傳單開始,發展到四萬人步行上班或寧肯付高價乘出租車費,這個運動持續了三百八十一天,直到美國最高法院終止了公車種族隔離法。

我們從中可以得到這樣的經驗:Rosa 和她的盟友並不是天真幼稚,對當時殘酷的現實,社會中極嚴重的邪惡,她們有勇氣去面對。他們不僅希望有一個更加公正的世界,而且還為此採取了行動。他們不僅祈禱有一個更好的世界,而且還參與了民權運動。

這些美德與我們作為天主教徒和加拿大人的生活方式之間存在著巨大的差異。加拿大蒙受很很多祝福,但我們通常忽視在我們的社會中也存在著嚴重邪惡的事實。我也感覺到我們的社區勇氣的缺乏:沒有任何跡象表明我們做了令人不舒服的事情;我們沒有過多介入政治。這也許對我們性格的最大考驗是:我們是否希望像 Rosa 這樣的人擁有那樣的勇氣和精明?

兩週前,我們同意要成為一個更熱情的教會,提高期望,效法基督,今天,他召喚我們要精明,謹慎和足智多謀,這個最難解釋的比喻之一。

有一個有錢人雇了一位經理管理他的財產,但這經理卻知道會揮霍。當他收到將被解僱的通知時,他意識到自己的身體太虛弱而不能工作,又太驕傲而不肯乞求。所以他設計了一個計劃照顧自己:他去找欠他主人錢的人,再一次欺騙自己的主人。他教那些人改少了他們欠主人的錢數,這樣一旦他被解僱,他們就會照顧他。

然後耶穌說,「主人遂稱讚這個不義的管家,辦事精明」。主人實際上很欽佩那個不誠實的經理懂得照顧自己。他非常聰明和足智多謀:他想要一個好的生活,並付諸行動。

耶穌自己補充說:「這些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為精明。」聖奧斯定說,耶穌不是寬恕那管家的欺騙行為,而是稱讚他有遠見;;他說「當甚至一個騙子都被稱讚為聰明才智時,而沒有這樣才能的基督徒都會覺得臉紅了。」。換句話說,我們天真地覺得:耶穌會稱讚一個壞人而震驚, 並不是因為他壞或作弊,而是因為他機靈。

以下是一些有關基督徒天真的例子,希望不會讓你不知所措,但耶穌正在暴露我們的弱點,來教導我們如何成長:

  1. 我們認為我們可以在加拿大過上和平的生活,而不去參與政治。政治不是最重要的,但對文化和道德的塑造確實有很大的影響。如果我們真要愛我們的鄰人,我們必須在政治上參與(稍後會再討論)。
  2. 我們以為沒有文化戰爭在進行。 LGBTQ社區(不同性向社區)的倡導者,以及支持墮胎和支持安樂死的運動都是聰明的:他們幾十年來製定戰略來改變文化,因為這對他們來說是一場戰鬥,而我們基督徒卻坐在教堂裡。
  3. 我們認為這不會影響我們的孩子。在過去一周的課堂訪問中,我注意到我們高年級的很多學生都發生了變化-這種情況每年都會發生。我注意到: 大家似乎追隨著媒體和社會文化傳授的超過耶穌所傳授的。你們中有些人認為天主教反對同性戀者,但我不知道在這個教堂裡有誰是這樣想的。我們可能不同意他們的一些行為,但這並不是反對他們。這就像我的同性戀朋友把我當朋友關心我,但不同意我的信仰一樣。
  4. 我們認為: 我們必須友善。但是Rosa Parks民權運動中的人們並沒有通過友善來克服種族主義;他們用勇氣、決心、苦難、祈禱和政治行動來克服了種族主義。


一位基督教領袖曾經就教會的狀況和更廣泛的文化發表講話,說, 「一切都很好。」有人匿名回复,「你是不是嗑藥了?因為,如果你吃了,還說得過去。如果沒有,你真要吃點藥了。」

讓我們再看一遍耶穌的話:「這些今世之子應付自己的世代,比光明之子更為精明。」聖奧斯定以一個問題結束了他的評論:經理決心要確保他得到人間的生命;我們要怎樣做才能確保永生?我們需要拿出和這個管家一樣的決心。

杜魯多總理推進他的議程比我們維護聖潔更努力。特朗普總統贏得二零二零年的總統選舉的渴望比我們去天堂的願望更強烈。他照顧他的頭髮也 比 我們 照顧 靈魂更努力。

幾個世紀以來,不少傳教士[也]解釋了這個比喻,認為教會應該從世俗模式中學習最佳的實踐,以便更有效地執行「她(教會) 的使命。教會不是一門生意,但我們可以從商界學到有用的東西。

我們必須始終堅持我們的教條,慶祝我們豐富的音樂和藝術傳統。但我們也需要重新思考我們做領導、傳福音和溝通的方式。聖巴西略 (St Basil),在四世紀,堅持基督教學生閱讀非基督教作家的文章,因為我們可以向他們學習。教會的領導力現在很差,所以我們從世俗世界借用例如: 願景、目標、測量等概念。有趣的是,聖人們實際上實踐了這些原則,只是用了不同的語言。

耶穌在馬竇福音10:16中說:「看,我派遣你們好像羊進入狼群中,所以你們要機警如同蛇,純樸如同鴿子。」門徒將面臨敵意,將是脆弱的,但他們不應該是被動的;卻應該是狡猾的,「預見威脅和尋找生存的方法」。不管怎樣,保持心靈的純淨我們才不會犯下罪行。在今天最後的寓言中,耶穌講到了忠誠和誠信。

耶穌像蛇一樣精明,像鴿子一樣純樸。他是如何贏得人心的?不是馬上就施與嚴厲教誨。他知道人性。並且知道他必須贏得他們的支持,用奇蹟和醫治來顯示他的愛───這是明智的。當法利賽人試圖誘騙他,問他門徒應該尊敬天主還是皇帝,他說:「你們拿一枚「德納」來給我看! 這「德納」上有誰的肖像,有誰的字號﹖ 」他們說:「凱撒的。 」耶穌對他們說:「那麼,凱撒的就應歸還凱撒;天主的,就應歸還天主。」
這是關於我們基督徒如何參與政治的著名段落。

因為我們在一個月後要舉行聯邦選舉,並且記住耶穌命令我們要謹慎和足智多謀,我們在問祂,「主啊,你希望我們如怎樣愛我們的國家?」讓我們以問答的形式來做決定。

天主教徒應該參與政治嗎?應該。怎樣參與? 通過說出真相和捍衛人類的利益。

天主教徒必須投票嗎?必須。天主教理說,對天主教徒來說,納稅、行使選舉權和保衛自己的國家是一項道德義務。因此,如果沒有正當的理由而不去投票,我們不投票就是一種罪過。

為什麼?因為投票是一種極大的特權。現在有些地方正在努力爭取自由,為了這權利而戰鬥和犧牲,所以我們必須好好珍惜投票的特權。

投票在星期一,十月二十一日,提前投票日是十月十一至十四日,我們甚至可以通過郵件進行,所以不應該有任何藉口。

有什麼比其他權利更重要的嗎?有。我們去年提到過,基本權利是生命權,因為如果我們死了,沒有其他權利是有用的。另一個基本問題是性、婚姻和家庭,因為這個問題影響其他一切,而家庭是「社會生活的原始細胞」。我們幫助國家的最好的方式 就是知道我們的候選人 支持什麼,所以我們必須做研究,互相詢問我們對候選人的了解。

天主教徒相信政教分離嗎?是, 也不是。是的,因為沒有人,包括我在內,希望教宗方濟各成為加拿大總理。神職人員,包括主教、神父和執事,都被禁止競選公職。我們不希望教會和國家混為一談,不僅是因為我們不希望非天主教徒必須遵守天主教規則(例如,非天主教徒沒有參加週日彌撒的道德義務),還因為這會傷害教會。從歷史上看,每當教會與國家混為一談時,教會就會失去道德權威,變得腐敗。但如果天主教徒競選公職,這樣他們就能使國家更好,這是值得讚揚的。

但是,如果政教分離 是說 宗教人士不能參與,那麼我們就不同意這一點。現在,在道德問題上,宗教人士,包括天主教徒、其他基督徒、穆斯林和錫克教徒,在我們為流產的胎兒站起來時,在公共廣場上被推來推去。人們說,「不要把你的宗教強加給我。」但是,事情是這樣的,我們不認為墮胎不對是因為宗教的理由。這本來是一個自然法則。這 不是 因為教會教導說它是錯誤的它才是錯誤的。教會教導它是錯誤的,因為它會 殺死一個人, 我們反對墮胎也不是因為我們是天主教徒。我們之所以維護生命,是因為它是合理的,並且得到了科學和哲學的支持。

天主教徒應該參與政治活動嗎?如果這是道德的,為了社會的利益,那就應該!我們不會僅僅通過為人們祈禱來幫助他們。聖保祿今天敦促我們「要為一切人懇求、祈禱、轉求和謝恩,並為眾君王和一切有權位的人。」

禱告改變了心靈和世界,但耶穌並不幼稚。他還付諸行動。

當我十八歲的時候,我遇到了一個會成為好朋友的 Stephanie Gray。她正在做一個關於墮胎的演講,並說她將播放墮胎嬰兒的視頻,她給觀眾離開現場的選擇。我選擇了離開,也許是因為我覺得太噁心了。但是,我很快就了解到,僅僅告訴人們墮胎會殺死一個孩子並不足以激勵他們真正去做點什麼。但當我們真的看到嬰兒的身體部位成為碎片時,我們便意識到我們不能袖手旁觀,而必須對此做點事。

展示墮胎照片會讓人感到不舒服,不是因為照片是錯誤的,而是因為所拍攝到的事情是錯誤的。那就是我們看到 Pro-choice (維護選擇權) 真正的意思。這是非常謹慎的溝通。因為我們談論的是生命和死亡,在未來,而不是現在,我認為我們必須在教堂裡展示墮胎的照片。別擔心。我們會提前給出合理的警告,這樣就不會有人不知所措了。

關於Rosa Parks 的最後一件事。當她被那個種族主義的公車司機騷擾要她讓出她的座位時,她後來說,「我想到了Emmett Till ,不能再回頭了。」四個月前,14 歲的Emmett Till 因被指調戲一名白人女子而被兩名白人男子殘忍殺害。他們綁架了他,把他打得面目全非,槍殺了他,然後把他扔進河裡。在他的葬禮上,他的母親堅持要一個打開的棺材,這樣世界就能看到種族主義的恐怖。說種族主義是壞的是一回事,但是一旦我們看到這個可憐的男孩的臉是如此的腫脹和變形成了模糊的一團肉時時,我們便會說,「我必須做點事。」

Rosa Parks 一想到Emmett Till,決定不讓座,然後不公平地逮捕她因為加入巴士抵制運動,失去了在一家百貨商店的工作,她的丈夫因為談論了這一事件而失去了工作;她四處演講,不斷收到死亡威脅,她還將自己的大部分錢捐給了結束種族主義運動。

我們可以從她的美德中學習。更重要的是,我們必須向耶穌學習,他像蛇一樣精明,像鴿子一樣純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