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我們值得天主的慈悲嗎?

Aug 16, 2020
Bryan Stevenson 律師,是一位為貧困、受監禁和被判罪者發聲的人。他對自己作為一個社會公義推動者的召叫非常認真,在1989年於亞拉巴馬州的 Montgomery 創立了「提倡公平公義」這組織。在 Stevenson 的職業生涯裏,他深受在司法制度裏見證到的不公義所影響;他生平的信念就是:沒有慈悲就沒有公義。他堅信沒有人該被定義為他所做過最壞的一件事情。在 Stevenson 的 TedTalk 裏,他提醒觀眾「我們每一個人,都比我們做過最壞的事情優勝」(ted.com, 2012)。的確,我們都優勝於自己所犯的過錯、或所做的錯誤決定,因為我們的尊嚴並不植根於人的判斷,而是來自天主的仁愛與慈悲。當我們走近天主時,我們以「本來的我」而來,帶着所有的包袱、疑惑、錯誤和軟弱。我們不必恐懼或感覺羞愧,因為天主的無限慈悲,遠比我們最頑強的抗拒,廣闊且深。




在本週福音,一個勇敢的客納罕婦人,敢於走近一個猶太人 — 耶穌 —求祂憐憫:「主,達味之子,可憐我罷!我的女兒被魔鬼糾纏的好苦啊!」(瑪 15:22)。這女人知道自己是外人,在群眾中是一個不受歡迎的陌生人,但她拒絕屈服於人的判斷,因為她對女兒的愛,遠遠大過她的恐懼。生活在一個諸多限制和階級性的社會,她的行為可以說是不像話的。甚至耶穌的門徒也勸老師「打發她走」(瑪 15:23)。在耶穌這樣回答她:「我被派遣,只是為了以色列家迷失的羊」之後,她不但沒有退縮,反而敢於與耶穌辯論。當耶穌挑戰這婦人說:「拿兒女的餅扔給小狗,是不對的」她很快地反駁說:「可是小狗也吃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屑」 (瑪 15:26-27)。終於,她通過了考驗!她的請求得到成全,不是因為她機智的回答,而是因為她的信德 「真大」(瑪 15:28)。她謙虛地以「原來」的自己接近耶穌,一個背負着歷史重擔的外人,呼求「達味之子」之名, 滿懷感激地獲得從主人桌子上掉下來的「碎屑」。



這婦人的信德真大,天主的慈悲卻更大;對任何呼求祂的人,都會隨意給予。聖保祿解釋道,雖然信德首先給了「被選的」民族──以色列民,

「因為天主的恩賜和召選是決不會撤回的。就如你們以前背叛了天主,如今卻因了他們的背叛而蒙受了憐憫;同樣,因了你們所受的憐憫;他們如今背叛,這是為叫他們今後也蒙受憐憫,因為天主把眾人都禁錮在背叛之中,是為要憐憫眾人」(羅 11:29-32)。

天主的恩寵和召選是「不會撤回的」,而正如聖保祿所重申,信德是為每一個相信的人。沒有「自己人」和「外人」之分;「他們」和「我們」之別,天主的慈悲豐厚,並沒有界限。天主的慈悲足夠迎接以色列民回歸羊棧和改變不服從的心。



本週的讀經提醒我們,天主的無限慈悲,遠比我們人能明白的更深更廣。在讀經一,依撒意亞先知告訴以色列人,若他們「持守公道,履行正義」,天主的救恩會來到他們當中(依 56:1)。為成全那客納罕婦人的請求,耶穌打破了很多宗教和社會上的規範。為什麼祂要在多疑的群眾面前這樣做呢?首先,表達慈悲是理所當然的。那些多疑的人?或許他們充滿着驕傲和自以為正義的心,極需要仁愛和皈依。所以,耶穌以更大的仁愛,來衝擊他們的極度疑心!藉著一個慈悲的輕撫,耶穌不但醫好了客納罕婦人的女兒,也治好了見證這件事的人的心。



我們是否值得天主的慈悲?簡短的答案就是「值得」!天主這樣愛我們,祂甚至以自己唯一的聖子來救贖我們。另外一個來看這件事的方法,就是問一個不同的問題。或許問題不是我們是否值得天主的慈悲,而是我們是否相信!讓我們來到基督跟前,卸下驕傲和疑惑,以「原來的我」,感恩地接受從主人桌子上掉下來慈悲的碎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