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在基督奧體內的奇妙經歷

Nov 01, 2020
說來有點難以置信,但我領洗加入天主教會已經 43年了!大學第三年時,我完成了主修會計學的必修科目後,便嘗試在深不可測的哲學領域裡探索一下;雖然哲學並不像會計帳目的收支記錄般清楚明確,分毫不差。不知何故,在我的青葱歲月裡,哲學界的眾神很早便高踞在我年輕的心靈深處。在我想像中,他們是卓越優秀的知識分子和學者。當我的會計課程差不多修完的時候,我立刻選修了幾個哲學科目,急不及待地進入了希臘哲學家和中世紀思想家的遠古世界中。


猶太基督文化與早期思想家的連結和關係,迅速把我帶到歷史上更早期的一位人物。對我這個在理性思維上初出茅廬的初學者來說,他好像是所有哲學探討的開始和終結一般 — 這位猶太裔智者,名叫耶穌基督。回想起來,我參加校園裏的《中國天主同學會》,和通過這團體而參加《聖母升天大學校園事奉團體》的成人慕道班,並不是巧合。哲學課程並不能滿足我要多點了解耶穌這個人的渴望。在這諸聖節,當我為彌撒讀經作一點反思時,我清楚看到 ,這個43 年前展開,把我帶到天主教教會門前的旅程,所帶給我的要比我想像中的的更多。


那位引起我極大興趣的人物,原來不單是人,祂同時擁有人性和天主性!祂是天主的聖言,是「『阿耳法』和『敖默加』,元始和終末」,世上所有智慧都來自祂,也要歸向於祂,包括我所曾研讀過的每一位哲學家的智慧(若 1:1, 默 21:6)!祂來到世上,「為叫他們獲得生命,且獲得更豐富的生命 」(若 10:10)。若望在 《讀經二》驚嘆道,「請看父賜給我們何等的愛情,使我們得稱為天主的子女,而且我們也真是如此」 (若一 3:1)。


43 年前我敲了教會的門,為生命的真正意義尋求答案,這門開啟後出現在眼前的,是個奧秘的深淵,其深度遠遠超越任何人類思維所能達的界限!當我步入這奥境,並以虔誠和敬畏的心四處觀望時,我發現自己站在聖地上。我可以明白梅瑟站在曷勒布山上,在被火燃燒的荊棘叢前面的心情(參閱出 3:1-5)。我再望過去,發覺原來自己不是獨自一人。我看到的,是如若望在本主日《讀經一》所看到的「看見有一大夥群眾」— 成千上萬的人「來自各邦國、各支派、各民族、各異語的」,身穿「曾在羔羊的血中洗淨了⋯使【之】雪白」的白衣(默 7:9, 14)。他們是公教會的殉道者!他們與多不勝數的眾天使一起頌唸「光榮、至聖和讚頌」。


我心如鹿撞,用腳尖輕輕往前走,看見很多我在教父著作裏認識的著名人物。聖依勒內主教手持書本向我招手—他著名的護教著作《反駁異端邪說》。在書裏,他維護基督徒的信仰並有力地駁斥異端邪說的教導和傳統。在這天堂一樣的地方的另一邊,站着殉道者聖猶思定,他的死亡雖然可怕,但卻面帶燦爛愉快的微笑。我們要怎樣多謝他才足夠呢?他曾勇敢地向當時的羅馬君王見證教會如何欽崇天主(參閱 天主教教理 1345)。而這個似乎有少少超重的中世紀學者是誰呢?我的天!他可是聖多瑪斯.阿奎納?他還在寫《神學大全》( Summa Theologica )—那部在他1274年離世時遺下的未完成之作。這實在有點令人難以接受!我在哪裏?為什麼我會在雲雲殉道者和聖人當中?


像天主所有的子女,基督的妙身是我日常的真正居所。在這裏,我們不斷得到從妙身的頭 — 基督自己 — 而來的豐富的靈性滋養和恩寵(參 弗 5:23)。在這神聖的聯繫和共融內,諸聖的代禱使我們日益接近基督(天主教教理 956-7)。作為加拿大居民,我們一定要遵守本國法律。同樣地,讓自己堪當享有天主子女的特權,我們要跟隨耶穌的教導。從很多方面看,本主日福音的真福八端可以稱為「耶穌帶來的新梅瑟律法」,我們必須緊緊遵守 (Jesus of Nazareth I, p.68)。我一定盡我所能,做到最好,跟隨他的教導,讓我可以留在祂的奧體內。希望在下一個基督奧體的經歷中,我會遇上聖奧斯定!啊,我不介意也看到聖若望保祿二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