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是富者越富, 貧者越貧嗎?

Nov 15, 2020
在這世界, 富者越富, 貧者越貧是件常事。驟眼看來,這非平等原則也在本主日的福音讀經 — 《塔冷通的比喻》出現。 比喻以一個要遠行的主人, 把財產托付給他的僕人開始。結算的時間到了,主人便與僕人算帳。首兩個托付多些財產的僕人,歡天喜地進入他主人的福樂(第一個僕人甚至得到額外的「塔冷通」參閱 瑪 25:28); 那托付最少財產的第三個僕人,卻被「丟在外面的黑暗中,在那裡必有哀號和切齒」(瑪 25:30)。



第三個僕人得到這苛刻的對待,明顯地是因為比起其他兩個僕人,他的成績最為差勁。雖然主人並沒有失掉他給這個僕人的一個「塔冷通」,但僕人的徹底失敗卻是因為他沒有利用他所托付的 — 他的「懶惰」阻礙了主人財物所得到應有的增長。 僕人的行為表現出他和主人的底層關係。他害怕失了「塔冷通」,表示他害怕主人。他視主人為一個貪心、放高利貸的守財奴 (參 瑪 25:24-25)。由於害怕失去,他沒有動機為主人的利益而服務,又或像其他兩個僕人那樣,要給主人留下良好的印象。



我們每人都有自己對天主的看法,但若那看法是扭曲的話,我們錯誤的理解會癱瘓我們和祂的關係。 的確,敬畏上主是智慧的肇基 (參 箴 9:10);但當我們在靈修上有進步的時候,奴隸式的恐懼應為孝道的敬畏所代替,這敬畏不再專注於懲罰,而是恭敬和愛慕。若我們容許壓抑性的恐懼主宰著自己,便會滋長焦慮和苦澀,最終使我們與天主的關係萎縮,就如第三個僕人與主人的關係那樣。



我們可以看到,主人其實是一個雍容大度、待人優厚的人。他一次過給他的僕人一大筆「金錢」(一個「塔冷通」是一個勞動工人十五年的工資)。然後,走的時候也沒有任何指示。無論給的是五個、兩個或一個「塔冷通」, 主人都是非常慷慨的。不但大方地給予「金錢」,他亦大方地讓他的僕人享有「自由」。只要在離開時吩咐一聲,已經足夠,了。但他完全由僕人作決定,因為他信任他們。祂對那懶惰僕人的憤怒,是有理由的,因為他出賣了主人的信任。這僕人不但沒有積極地使他被付托的得到增長,他甚至沒有將那一個「塔冷通」放入銀行,使之增值,一件不需要他付出任何努力的事。然而他對自己的失職和怠慢的不作為,表達成對主人的忠誠服務 : 「看,你的仍還給你」,不多,也不少!(瑪25:25)。



自由是一份寶貴的禮物, 但我們得要正確地使用它。有時, 像那懶惰的僕人,我們也會把不作為,說成是自己的審慎或仍在明辨中。有關恩寵的賜予,主寵日隆是為努力的人而設的。像首兩個僕人,他們「在少許事上忠信,【獲】委派管理許多大事」(瑪 25:21, 23)。無論他們賺到多少,他們所得的報酬是一樣的 。他們都被讚許為善良忠信的僕人。在天主,我們的主人面前,重要的不是數量上的成績,而是我們信實地運用祂所賜的各種恩典 。奪去第三個僕人的「塔冷通」,並不是不公義的行為。這只是在天主國度裏施予恩寵規矩的結果。「因為凡是有的,還要給他,叫他富裕;那沒有的,連他所有的,也要由他手中奪去」(瑪 25: 29)。就像那給所有在葡萄園工作的工人同等工資的園主,天主的意願是將祂的隆恩,大方厚賜給我們,好叫我們盡量取用 (參 瑪 20:1-16)。在天主永福的國度裏, 不會有資源的短缺,亦不會有不公平的對待。



是富者越富, 貧者越貧嗎?是的,在這世界, 是因為社會的不公和經濟的剝削,但在天主的世界,卻是因為祂的慷慨大方和祂施予的自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