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我們可以選擇我們的焦慮

Jan 31, 2021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 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1/31/we-get-to-choose-our-anxieties/, 為準。)

信不信由你,我們選擇我們的一部分焦慮。這是因為有一些焦慮是基於我們的世界觀。例如,當我們上高中和大學時,我們所感受到的巨大焦慮來自於能否獲得好成績,其實是由於我們的身份是基於個人表現這樣一種世界觀。我們應該追求卓越,全力以赴,但天主並不只是要求我們全得A。如果我們相信並實踐這個真相,我們就不會那麼焦慮了。

還記得幸福的四個級別嗎? 70%的人默認第一級和第二級是支配他們幸福的主要原因。第一級是關於即刻的滿足感。當我們年輕的時候,我們專注於遊戲和娛樂,當它們被剝奪時,我們就會感到無聊。這不是焦慮,而是一些年輕人長時間經歷的痛苦,因為他們沒有選擇更成熟的世界觀。

我們中的許多人下意識地把重點放在第二層幸福上:成就和成功。這意味著我們無意識地地在互相攀比的遊戲:誰更好,誰有更大的房子,更好的車,誰賺更多的錢?當我們輸掉或失敗時,會有嚴重的焦慮。關鍵在於我們是這樣選擇的。

多年來,我在很大程度上選擇了焦慮。我會為你們中許多人的掙扎而負責,所以,如果你們之前在神修上做得不夠好,我會有被淹沒之感。

天主給了我們選擇我們的世俗焦點的自由,和由此引發的焦慮。聖保祿為已婚和未婚的人們寫下了不同種類的自由和焦慮。他開始說,「弟兄姊妹們,我願你們無所掛慮:沒有妻子的,所掛慮的是主的事,想怎樣悅樂主;娶了妻子的,所掛慮的是世俗的事,想怎樣悅樂妻子:這樣他的心就分散了。」(格前7:32-34)

「無所掛慮」意味著免於不必要的世俗焦慮。有些焦慮是自然的,就像耶穌在他的人性中害怕死去一樣--我們永遠不可能完全擺脫這些焦慮。如果一位父親失業了,擔心他的家庭是理所當然的--焦慮來自於責任。然而,魔鬼會增加一種不必要的世俗焦慮,說:「我無能為力。我做什麼才好?人們看不起我。」你看到了嗎在他的焦慮中,沒有提到天主,聖保祿希望我們擺脫這種焦慮。

再舉一個例子:父母是否應該對孩子的信仰感到焦慮?他們應該關注,但不是焦慮。換句話說,他們應該關心,但不會有壓力。這是可能的,儘管這很難!

聖保祿說,有些人為了獻身於天主而選擇不結婚,他們的世俗焦慮較少,但卻渴望取悅天主。 「所掛慮的是主的事」意味著專注,而不是緊張和恐懼。

他把這比作一個已婚男人,他「所掛慮的是世俗的事,想怎樣悅樂妻子。」我們在座的所有人都知道,婚姻是一條通往聖潔的道路,我們馬上就談到這一點!但是,在實踐中,已婚夫婦通常更難成為聖人,因為他們沒有一個好的聖潔夫婦的榜樣,他們周圍沒有其他試圖成為聖人的夫婦,有時,夫妻自己也不同意專注於天主。因此,聖保祿的意思是,那些為了天主而選擇不結婚的人可以更自由地專注於祂。那麼,因為不能安定下來而選擇不結婚的單身漢又怎麼樣呢?他選擇自由地關注於自己。每個人都有機會成為聖人,但是有些人通過接觸周圍專注的人群,使自己處於更好的環境中 ,

於是,如果一對夫婦決定,「我認為我們應該專注於天主的事務,不再試圖與其他人攀比,他們就會變得更加自由。如果他們實踐這種世界觀,他們將擁有更多的平靜、感恩和更少的爭吵。

這位是1994年去世的杰羅姆•勒瓊博士(Dr Jérôme Lejeune)。已婚,育有五個孩子。他以發現唐氏綜合症(Down’s Syndrome)的基因原因而聞名。但是,在他的研究允許對唐氏綜合症進行產前診斷後,他反對以唐氏綜合症作為墮胎上的理由。 「在獲得[遺傳學]艾倫獎後,勒瓊給他的同事們做了一次演講,演講結束時明確質疑墮胎的道德性,這在業內是不受歡迎的觀點。在給妻子的一封信中,勒瓊寫道,『今天,我失去了諾貝爾醫學獎』(https://en.wikipedia.org/wiki/Jérôme_Lejeune).。很不幸, 在美國90% 的嬰兒因為唐氏綜合症而被流產,法國有96%,冰島99%。勒瓊反對這個做法, 他說:「我不是跟大眾鬥爭,我是與虛假的思想戰鬥。」” (https://catholicinsight.com/without- fear-the-pro-life-witness-of-dr-jerome-lejeune/) 上兩個週四,他被公認為教會在美德上的英雄,現在備受尊敬,如果天主允許的話,他將成為聖人。為他祈禱!

奧勒瓊用他的專業和影響力來拯救生命!你也有同樣的選擇!

聖保祿重複了關於誰是自由的這一點:「沒有丈夫的婦女和童女,所掛慮的是主的事,一心使身心聖潔;」 (7:34)。

處男處女更自由地專注於天主。從哲學上講,自由意味著什麼?我比我已婚的朋友更自由嗎?答案是:自由做什麼事呢?我放棄了結婚的自由,這樣我就可以有更多的時間與天主在一起,去愛你們所有人!

你還記得電影「仙樂飄飄處處聞聯(真善美) The Sound of Music」嗎?還記得瑪麗亞要結婚的時候,所有的修女都被困在鉄柵後面嗎?但他們沒有被困住。修院有鉄柵的原因不是把修女關在裡面,而是把世界擋在外面!他們自由地選擇了那種生活,並試圖維護它的美好。

年輕人比前幾代人更自由:他們沒有同樣的道德限制,他們可以自由選擇自己喜歡的任何職業。但他們也是最焦慮的一代。他們太自由,以至迷失了。沒有道德準則和目標,他們就不能自由選擇最好的東西。自由並不意味著你可以做任何你想做的事!真正的自由意味著有能力選擇更好的生活。為了過上更好的生活,你需要做出承諾。通過信奉天主,服務他人,建立良好的友誼,努力安定下來,你就可以自由地過上更好的生活!

有了孩子能帶來自由嗎?我遇到過一些婦女,她們雖然愛自己的孩子,但對她們有一點憤慨,因為她們的孩子剝奪了她們過自己想要的生活的自由。但他們看不到天主提供的自由。還記得詹妮弗Jennifer的故事嗎?她被召喚組建一個大家庭(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1/01/begin-again-by-going-to-the-heart/)?她找到了平靜,當她可以自由地展望未來,得以看到25年後的未來,她的孩子們會回家過感恩節;看到50年後的未來,他們會去醫院看望她。

當聖保祿說處男處女在身體和神修上可能是「聖潔的」時,他並不是說已婚夫婦不能聖潔,因為祂已經教導我們,我們的身體都是主的殿宇(格前6 :19)。這裡的已婚夫婦都是自由的!

聖保祿最後說:「我說這話,是為你們的益處,並不是要設下圈套陷害你們, 而只是為叫你們更齊全, 得以不斷地專心事主。」(格前7:35)。但是我們想要自由做什麼呢?我們應該努力消除消極的自由,增強積極的自由。

我曾經看到菲爾博士Dr. Phil解釋說,在看到他酗酒的父親後,他做出了不喝酒的選擇,這給了他永遠不喝醉的自由(https://www.youtube.com/watch?v=YxeEsC0TRW4開始時間是30:44)。消除對成績、成功和攀比的焦慮的唯一真正方法是讓天主成為你生活的中心。首先做出決定,然後身體力行,平安便會逐漸隨之而來。 。

如果你還沒有結婚,想想天主是不是在呼召你獨自服侍他祂,成為一名神父或修女。這會帶來更多的自由!

三週後,我們將舉行「生命40天」的運動,這給了我們活出愛天主和保護胎兒,勇敢地生活的自由。

我們的一位姐妹Kim Lobo,曾經害怕參加在BC婦女醫院外的「生命40天」活動,因為她是兒童醫院的一名護士。 。兩年前,在彌撒中,我們邀請大家參加,她深信 這麼做事對的但卻很害怕。她說:「我記得我一直想一直祈禱,不停地跟我先生說,我們真應該這麼做。我祈禱的越多,我就越能得出一個結論,那就是:如果只是因為害怕,不能成為我不去做的理由。其實有更多應該這麼做的理由。」於是她和先生Julio報名參加了。參加完之後,她說,「生命40天」是因為它不強之與人,毫無侵略性,很是平和。人們往往因害怕而裹足不前。我們很怕別人批判。但對於我自己,當我感受到恐懼,我是在懷疑聖神的臨在和祂的解救力量。總之真正的癥結是:我沒有讓祂牽著我的手對我說,我會保護你,我會帶你走過這些困難。 」這是她的世界觀的變化,天主聖神真的臨在並保護我們;於是她的世俗的焦慮開始減少了,能更自由地愛天主和愛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