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向被邊緣化的伸出援手

Feb 14, 2021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 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2/14/reaching-out-to-the-marginalized/ 為準。)

2013年,維尼西奧•里瓦(Vinicio Riva)前往羅馬,在教宗的一大群聽眾中,他上前親吻教皇方濟各(PopeFrancis)的戒指,教皇擁抱了他。全世界都注意到了,因為維尼西奧因神經纖維瘤病而嚴重毀容。這裡有兩張照片,(https://www.ncronline.org/sites/default/files/styles/article_slideshow/public/stories/images/DisfiguredMan.jpg?itok=cerWemjFhttps://media.newyorker.com /photos/590951ec2179605b11ad3278/master/pass/pope-francis-kisses-face-580.jpeg).。

[黃神父主日講道視頻 (英語)]
https://youtu.be/4FUl_WQ6nSM

通常,人們會遠離他,這就是為什麼他說,「令我驚訝的是,(教宗)在擁抱我時毫不猶豫。我不會傳染,但他當時不知道。他就這麼做了;他撫了我的臉,當他這麼做的時候,我只感覺到了愛。(https://religion.blogs.cnn.com/2013/11/18/disfigured-man-embraced-by-pope-i-felt-only-love/).。

人類的心意,一方面逃避困難。另一方面同情受窮和受苦的人。我們應該再看一遍這張照片,坐在它旁邊,問問自己,我們是否可以像教宗一樣愛維尼西奧。

當我們遇到可能令我們反感的人,我們應該準備去效仿教宗方濟各的做法。

讓我們反思耶穌在福音中的榜樣,以堅定我們伸出援手的決心。以他為榜樣就是我們稍後會展示人工流產嬰兒的過程圖片的原因,這些嬰兒現在是最被邊緣化的。為了讓剛加入我們的人跟上我們所講的,我們在過去的兩年和兩三週前就為此做好了準備,,(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1/24/gods -call-is-clear/),當然過去兩年也有這麼做(http://thejustmeasure.ca/2020/02/09/stopping-42-million-murders/).。在我們的堂區裡,我們已經談過很多次關於天主的寬恕。你們中的許多人都從我們墮胎的兄弟姐妹那裡聽說,天主已經原諒了他們,也想原諒所有參與墮胎的人,因為祂是如此愛我們的。

讓我們把經文讀一讀,然後發表三點評論:「有一個癩病人來到耶穌跟前,跪下求他說:『你若願意,就能潔淨我。』耶穌動了憐憫的心,就伸手撫摸他,向他說:『我願意,你潔淨了罷!』癩病立時脫離了他,他就潔淨了。」(谷1:40-42)。

1) 正如我們在第一篇讀經聽到的,在耶穌時代,「癩病 (麻風病) 人必須與社區隔絕,以免傳染他人。在人性上,他們被孤立,在靈修上,他們不能參加以色列的崇拜。我們知道,福音中的的癩病人想重新參加敬拜,因為他對耶穌說,『你能潔淨』,而不是『你能治愈我』;潔淨是一個儀式術語。他打破隔離規則是因為他信仰耶穌。我們知道他的信仰是堅定的,因為他說,『你若願意』。

2)「動了憐憫的心」這句話告訴我們兩件事:耶穌和我們看到人類受難時感受到的情緒是一樣的;當我們看到人們受苦時,我們會動情(Leroy Huizenga,Losing the Lion,104)。但更重要的是,祂的情感驅使祂採取行動(Daniel Mueggenborg, Come Follow Me, Year B, 158)。這不僅僅是情緒上的悲傷,也是同樣的愛讓教宗方濟各感動地去撫摸維尼西奧。

3)許多人驚嘆耶穌選擇觸摸痲瘋病人,因為他並不需要這樣做。他本可以只說一句治癒的話。這個做法很有意義,因為祂認可了這個人的人性。耶穌保護了許多受苦受難的人:他會讓孩子們到祂跟前來,儘管門徒們試圖阻止他們(瑪19:13-15);祂會去找罪人(谷2:16),和一個外邦女人說話,令她非常驚訝(若4:9),甚至去到外邦人那裡(瑪21:41-46)。反墮胎領袖弗蘭克•帕沃尼神父(Fr. Frank Pavone) 在談到這段福音時寫道:「耶穌總是站在人類生命的一方…。基督就是生命,與祂站在一起就是與生命站在一起」。 ((Fr. Frank Pavone, Proclaiming the Message of Life, 205)

基於這一福音,有三個原因足以讓我們來展示人工流產胎兒的圖像:1) 人工流產胎兒是人類中最被邊緣化的,因為,正如我們從1月22日的這張圖表中所顯示的那樣,根據Worldeter的數據,(http://thejustmeasure.ca/wp-content/uploads/2021/01/2021-Cause-of-death-1024x639.jpg),墮胎是世界上頭號死因;這就是一個七週前的嬰兒的樣子(https://i0.wp.com/www.abortionno.org/storage/2019/05/Prenatal-Images-with-Scale-7wks-sm.jpeg?w=1210&ssl=1); 2)當我們看到他們的痛苦時,我們應該行動起來;3)耶穌保護被邊緣化的人。

我們將展示三種墮胎手術。如果你不想看這個,你可以跳過這一段,過會兒再來。

1)我們從吉安娜•傑森(Gianna Jessen)的兩分鐘視頻開始,她詳細描述了自己被墮胎時僥倖活下來的情況,並附上了一名因同樣的程序死亡的嬰兒照片。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I0Wwgh7kdKM從0:00開始到1:40)。當我在維基百科(https://en.wikipedia.org/wiki/Instillation_abortion)上查找鹽水法墮胎時,加拿大竟然允許這樣做,令人震驚。

2)我上了Planned Parenthood的網站,他們描述說:「吸入性流產(也叫真空吸引術)是最常見的門診流產類型。它使用溫和的吸力來排空你的子宮。它通常使用到你最後一次月經後的14-16週。」(https://www.plannedparenthood.org/learn/abortion/in-clinic-abortion-procedures).。那是委婉的說法。

三張圖片顯示了這一過程的真實情景。這是第一個(https://abort73.com/images/techniques/suction/01.jpg).。第二個(https://abort73.com/images/techniques/suction/02.jpg)有這樣的描述:「羊水、胎盤和胎兒通過插管被吸入到一個收集瓶中。胎兒和胎盤在這個過程中被撕裂。」第三張圖片(https://abort73.com/images/techniques/suction/03.jpg)說,「用刮刀刮宮腔,以確定是否有大量的組織殘留。

幾年前,我的一位朋友,作為一名醫科學生,不幸地選擇參加了三次這樣的抽吸墮胎,他說這是令人震驚的,原理基本上是一個高功率的吸塵​​器,將嬰兒撕裂。

3)我會讓安東尼•萊瓦蒂諾(Dr Anthony Levatino)醫生描述D&E流產(擴張和抽吸術)。他曾經做過1,200多宗墮胎, 最終決定不再做了(https://www.youtube.com/watch?v=j0tQZhEisaE 0:23 to 2:24)

這是一個為期8週的墮胎,。 (https://www.abortionno.org/core/gallery/abortion-pictures/08_weeks-03_medium.jpg).。

這是兩個為期10週的墮胎加拿大生物倫理改革中心在大學校園裡使用這些照片來提高人們的意識,並開始討論墮胎的真實情況(https://www.abortionno.org/core/gallery/abortion -pictures/10_weeks-14_medium.jpghttps://www.abortionno.org/core/gallery/abortion-pictures/10w03_medium.jpg).When(https://www.endthekilling.ca/wp-content/uploads/ 2019/11/aap-again.jpg) 許多人的想法都改變了。一名UBC的學生在看到這圖片(https://www.endthekilling.ca/wp-content/uploads/2020/01/aap.jpg)並與CCBR的某個人交談時說,「你剛剛改變了我的想法。你剛剛改變了我的想法!我在這個問題上徘徊了6年,但你說的每一句話都非常有道理。謝謝你」(https://www.endthekilling.ca/classroom/ avp/).。

教會教父奧利根Origen回想耶穌撫摸麻風病人,並把與靈修上的心靈問題作比較。他寫道,“讓我們考慮一下…。這裡有沒有人的靈魂裡有麻風病的污點,心中有罪惡感的污點呢?有的話, 讓他立即崇拜天主,讓他說:『你若願意,就能潔淨我。』(Ancient Christian Commentary on Scripture: Mark, 24)。我們的心轉向敬拜耶穌,祈求祂賜給我們勇氣和憐憫。

至於「生命的40天40 Days for Life」,我們打算在大主教府的範圍內做公開見證未獲批准。本週我花了很多時間試圖找出原因,我聽說部分是因為政府不允許集會,也因為B.C.婦女醫院的醫護人員會對我們的出現感到不安。但這說不通。有人仍然在主教府座堂外聚集為教堂重新開放而祈禱。而且,考慮到我們談論的是世界上頭號死因,人們為做正確事情而感覺得沮喪是很不幸的結果。

所以,我不同意這個決定。勇氣在哪裡?在溫哥華,我們幾十年來一直在嘗試這種調解方式,一直沒有奏效。還記得怎麼拼寫「faith(信仰)」嗎?是R-I-S-K/99(風險)。我們冒著個人損失的風險去做耶穌會做的事。

你們中的一些人問我我們要做什麼?我沒有肯定的答案。我自己會祈禱並守齋,我在問天主,祂想怎樣重新指引我們。也許祂想讓我們大家更多的大聲地表達出來。目前這就是我所能想到的。

在接下來的彌撒中,讓我們模仿那個癩病人:我們跪在耶穌面前,懇求祂潔淨我們的心靈。祂將幫助和治愈被邊緣化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