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在公共場合成為基督徒

Mar 28, 2021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 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3/28/being-christian-in-public/ 為準。)

我們在四旬期(封齋期)的曠野體驗中的最終挑戰是勇氣的召喚。大多數天主教徒沒有勇氣公開承認稱他們對耶穌的信仰。我們已經談過很多次,我們害怕在公共場合劃十字架聖號,或和朋友分享我們的基督宗教觀點,因為我們討論任何宗教問題的立場不受歡迎。我們想要融入一切,所以我們表現得好像我們不是基督徒。

[黃神父主日講道視頻 (英語)]


當我們默想耶穌的受難史時,看到許多人否認耶穌:當耶穌被捕時,門徒逃跑,當耶穌被釘死在十字架上時,女人們在遠處觀望。這就是我們需要理解的缺乏勇氣的表現:這是對耶穌的否認。當我們不划十字聖號時,我們就是在否認耶穌。當我們對道德問題保持沉默時,我們可能沒有意識到也沒有刻意這樣做,但這無異於愛人勝過愛耶穌。

但是,相反的情況也是正確的:通過愛耶穌並把耶穌牢記在心裡,我們就會變得更有勇氣。

讓我們來看看「耶穌受難」的六個元素:

1)在故事的開頭,對耶穌的回應有三種:第一,宗教領袖計劃背叛耶穌;第二,一位未具名的女人為耶穌的葬禮做準備;第三,猶達斯背叛耶穌。在聖馬爾谷福音中,他經常使用這種夾心結構:他把一個故事放在兩個故事之間,這樣我們就把重點放在中間的故事上。

在這種情況下,他讓我們的注意力集中在這個女人身上。據與耶穌同席的人說,她為此耗費了三百天的工錢。但她對他們的批評並不感到不安。耶穌說:「她在我身上做了一件善事。」(谷14:6)。每當我們劃十字架聖號,或陳述耶穌在我們生活中的重要性,或祂教給我們的東西,我們就為他做了一件善事。

2)在最後的晚餐上,耶穌宣布,「我實在告訴你們:你們中有一個與我同食的要負賣我。」(14:8),但沒有說明是誰。瑪麗•希利博士Dr. Mary Healy對此提出了兩個理由:第一,讓所有的門徒都審視自己的內心,認識到他們每個人都有背叛耶穌的能力;第二,這給了猶達斯悔改的機會。

猶達斯會聽到耶穌說:「人子固然要按照指著祂所記載的而去,但是負賣人子的那個人是有禍的!那個人若沒有生,為他更好。」( 14:21) 這個聲明就像耶穌早些時候在福音中說的,「誰若在這淫亂和罪惡的世代中,以我和我的話為恥,將來人子在祂父的光榮中,同諸天使降來時,也要以他為恥。」(8:38)

我曾經害怕在公共場合劃十字聖號。但當我想到耶穌在我死後為我感到羞恥時,這促使我把祂放在第一位。再說一次,我們沒有想到這一點,但我們通常劃十字聖號,只是因為和不這麼做的人在一起而不去劃十字聖號,就是以耶穌為恥。這就像當我們在朋友面前為父母感到羞恥,或者害怕被人看到我們和不那麼受歡迎的朋友在一起時一樣。

3)耶穌和宗徒們上橄欖山的時候,預言說:「你們都要跌倒,因為有記載說:『要打擊牧人,羊就要四散了。』 但我複活後,我要因你們的不忠而懲罰和責備你們。」不,等等…經上說:「我複活以後,要在你們以先,到加里肋亞去。」(14:27-28) 可能我們仍然會冒犯耶穌,在一些小事上拒絕祂。但在這裡,祂向宗徒們承諾,即使在他們背叛之後,祂仍會與他們同在。

耶穌說祂以我們為恥,這與祂寬恕我們並不矛盾。的確,如果我們拒絕祂,我們就會與祂分離,這就是祂說祂會為我們感到羞恥的意思。但在我們活著的時候總有機會得到寬恕。聖伯多祿三次否認耶穌,他恢復關係的方式是三次告訴耶穌他愛祂。

4)當耶穌發現伯多祿、雅各伯和若望在禱告時睡著了,祂說:「你們醒悟祈禱吧!免陷於誘惑。」(14:38) 「醒悟」的意思是保持靈性上的警覺。我們為即將到來的考驗做好準備了嗎?如果我們很快就要接受考驗,那麼我們最好下定決心如何回應:無論如何,我們永遠不會否認耶穌。

5)耶穌之所以進入祂的苦難,是因為祂把某些人放在心上:首先是祂的父,然後是我們。這就是勇氣的秘訣:牢記耶穌這個人。這就是耶穌在人性中獲得勇氣的方式:把父放在心上。

聖馬爾谷是唯一一位記載耶穌用亞拉美語形容父親的人:「阿爸! 父啊!一切為祢都可能: 請給我免去這杯吧!但是不要照我所願意的,而要照你所願意的。」(14:36) 「沒有證據證明有人在耶穌之前對天主說這句大膽親密的話,…。聖馬爾谷福音強調,耶穌的順服不是單純的順從,而是對天父無限的信任、承諾和愛的行為。」(Mary Healy, The Gospel of Mark in Catholic Commentary on Sacred Scripture, 292)

6)我們再看一次「三明治式」 的寫作技巧:首先,聖伯多祿在院子裡被問到他是否是耶穌的門徒,然後耶穌站在猶太公會面前受審,聖伯多祿最後一次否認了耶穌。重點是耶穌忠於祂的父,即使是以祂的生命為代價。這就是「基督受難記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https://www.youtube.com/watch?v=7VqgXrxVhwE 0:00-1:25) 所描述的。

耶穌是我們的榜樣:祂和我們一樣受考驗。所以,像祂一樣,我們應該像基督徒一樣的正直地站起來,永遠不犯罪;我們不撒謊、說髒話或否認耶穌,因為祂從來沒有否認過我們。

記住聖保祿所說的:「我現今在肉體內生活,是生活在對天主子的信仰內; 祂愛了我,且為我捨棄了自己。」(迦2:20) 如果我們記得耶穌為我們受苦,祂想著你和我,那麼我們就會有勇氣。

兩週前的3月9日,加拿大主教團為天主教徒發布了一些關於接種哪種新冠肺炎疫苗的道德準則。他們說:「當選擇所提供的不同疫苗時,應該優先選擇與墮胎衍生細胞系聯繫最少的疫苗,並在可能的情況下如此選擇。(https://www.cccb.ca/wp-content/ uploads/2021/03/CLARIFICATION-CCCB-Statement-on-COVID-19-Vaccine-Choice-9-March-2021-EN.pdf) 這是有道理的:如果墮胎是謀殺,那麼我們應該避免使用因墮胎而死亡的人的細胞系。所以主教們說,「現代和輝瑞Moderna and Pfizer的疫苗…沒在疫苗的開發和生產中使用流產來源的細胞系,但在他們的一些最終測試過程中,他們使用了不道德的來源的細胞系。目前在加拿大可獲得的這兩種疫苗(Moderna and Pfizer)在道德上是天主教徒可以接受的,因為與墮胎的聯繫非常遙遠。與這些疫苗不同的是,阿斯利康和強生AstraZeneca and Johnson & Johnson 疫苗在開發、生產和驗證性測試中使用了墮胎衍生細胞系。

魁北克衛生部長克里斯蒂安•杜貝(Christian Dubé)批評了這一點:「我強烈譴責…的聲明。我邀請所有魁北克人相信我們的專家和來自世界各地的專家:我們接種的所有疫苗都是有效的。」(https://montrealgazette.com/news/quebec/dube-lashes-out-at-catholic-bishops-for-suggesting-some-vaccines-are-more-morally-acceptable)。請注意,他沒有談到我們對墮胎的道德關切。請注意,他不能容忍我們的道德觀點,而這應該是加拿大人最好的特點。他歪曲了主教們的聲明,好像他們在質疑有效性。但這不是眼下的道德問題。然而,我們需要為這種批評做好準​​備。

如果你這周有機會,那就看「耶穌受難記」吧。 (The Passion of the Christ) 這可以用作一種默想和祈禱。

耶穌就是一切。我們將有勇氣在家人、朋友和社會面前追隨祂,因為我們知道,當祂受苦時,祂會把我們放在心上,所以我們也會把祂放在心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