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我們復活後還會吃喝嗎?

Apr 11, 2021
我們不能說復活是一個可以用實證或個人存在經歷來理解的經驗。我們很難想像我們的身體有朝一日不但會,而是一定要在死後「復生」。

一個身體如果經已腐化,並已溶解為先前已存在的物質,又怎能恢復其原本的形態(假如這就是聖經所指的「復活」的話)?試想想:若我們死後,靈體能繼續存在,住在天主永恆的國度裏,活在福樂中, 不是挺好嗎?為甚麼聖經教導我們必須重新取得肉身?靈魂與身體重新結合,意味著人要存在於時空的秩序裡,和要受到官感上的限制;這不是會阻礙我們靈魂的自由和靈性的清晰嗎?復活是否表示要重返普通生物般的生活?(復活的基督和門徒們一起吃喝,看來似是證實了這一點(參照 若 21:12 -13, 路 24:13ff))。在我領洗後多年, 類似的問題曾令我質疑福音裏復活故事的可信性。雖然是教會的訓導, 我那時並不相信死者的復活,是一件壯觀和充滿希望和喜樂的大事。

在本主日福音中復活的記述,基督兩次向門徒展示祂的傷痕 — 第一次,多默不在場,然後是當他回來時。這兩次顯現本身並不足夠回答以上所有的問題,但也足以給我們一個好機會去研究其中的一些問題,特別是有關復活後身體的特性的問題。

首先是關於耶穌復活後身體上的傷痕。我們可否從耶穌這次顯現來斷定肉身所受的傷害,會影響復活的身體,而且復活後它們依然完整無缺?若這是真的,為那些寄望復活能給他們一個完美身體的人,這提議一點也不吸引!對那些失去了牙齒,連骨頭也靠螺絲牢固的冰棍球員們,他們可回復健康和重獲一個完整的身體的唯一希望,也煙消雲散了!此外,耶穌後來在提庇黎雅海邊及在厄瑪烏路上給門徒們的顯現又如何呢 (若21: 1ff, 路24:13ff)?兩次的顯現都涉及飲食。這是否意味著了我們復活後的身體會繼續像普通生物般生活?實在有很多問題有待解答!

當有疑難時,我總會求教於我少數幾位導師中其中的一位—教宗本篤十六世。他的答案是什麼?「復活的上主的三個表現 — 顯現、講解、同吃共飲 — 是有連貫性的;這是祂證明自己還活著的方式」(納匝肋人耶穌卷一 271頁)。換句話說,復活的基督不是因為需要食物的滋養而進食,而是因為祂要門徒們知道祂確實戰勝了死亡,祂還活著。說得真好!但吃了的食物往那兒去了?天使聖師聖多瑪斯.亞奎納有答案:它已溶解為以前已存在的物質 (神學概要, I.238)。也可以用同樣解釋去看他的傷痕。它們顯現於復活的身體上不是必需的,而是為了門徒們的需要。

許多基督徒,包括我在內,常常無法瞭解逾越奧蹟所釋放的龐大力量。耶穌那獨一無二,前無古人後無來者的救贖行動,把自亞當厄娃犯罪以後,撒旦對人類的壓制粉碎淨盡,澎湃的救恩藉此傾流如注。我們的罪不僅被天主羔羊的寶血所贖;連那可腐朽及經常與靈性作對的肉身,在末日因耶穌復活的力量,也將經歷一個徹底的轉變和更新 (參照 羅7:18-19; 神學概要, I.167)!聖保祿在討論復活的身體這議題時,他明智的觀察是:「播種的是可朽壞的,復活起來的是不可朽壞的;播種的是可羞辱的,復活起來的是光榮的;播種的是軟弱的, 復活起來的是強健的;播種的是屬生靈的身體,復活起來的是屬神的身體」(格前15:42-44)。

在第三天 - 復活主日 - 耶穌的復活改變了一切!第三天也是第八天,新一週的第一天。這一天的神學意義極其重大。聖保祿甚至說,「假如基督沒有復活,那麼,我們的宣講便是空的,你們的信仰也是空的」(格前 15:14)。

容我解釋這沉重的要點。如果第一週 (或首七天) 帶來了第一次的創造 (即這世界,其創造在《創世紀》有詳述) ,第二週,由第八天展開(也是第三天, 復活的那天) ,引進了新的創造,我們作為天主的兒女也是這新的創造的一份子。因耶穌的復活,我們自然的身體也會在末日復活,並分享耶穌復活了的身體那光榮的特性:神光、神速、神透、神健 (神學概要,I.168; 天主教教理 645)。這些特性已在耶穌復活後的顯現中展示出來,包括本主日的福音。在那天,被靈性化及光榮化的身體將完全屬神,並與靈魂恢復完美及和諧的結合 (聖若望保祿二世, 1981年12月日 公開接見)。

正如上主所應許的,這一切都會實現:「看,我已更新了一切」(默 21:5)。在那天,一切都會恢復原來的美麗,並藉著基督與天主完全重歸和好,包括人的身體 (參照 哥1:20)。這真的是一個全新的天地。「以後再也沒有死亡,再也沒有悲傷,沒有哀號,沒有苦楚,因為先前的都已過去了」(默 2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