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我們眼睛看不見的,我們的心能意會和明白

Apr 25, 2021
當世界被新型冠狀病毒弄得天翻地覆,很多人仍然在身體、經濟、心理和心靈健康上掙扎之際,其實世界在不安、恐懼、痛苦中仍然充滿着希望。本主日的讀經向我們保證,除了天主的至愛之子,「納匝肋人耶穌基督」之外 ,「無論憑誰,決無救援 」(宗 4:12, 10)。這納匝肋人不是一個不明白人類痛苦的局外人,也不是珍惜自己生命多過他所牧放的羊群的傭工,祂是善牧,願意「為羊捨掉自己的性命」(若 10:11)。正如瑪爾大,當她為拉匝祿之死而哀傷時,她承認了耶穌的救贖權柄,並「知道」「在末日復活時,他必要復活」,理智上,我們「知道」耶穌是我們終極的救恩之源 (若 11:24)。但我們是否真的看見,又或許,在心靈上真的感覺到呢?

從理智至心靈的旅程,艱苦而充滿着挑戰,但當我們努力跟隨善牧的聲音時,這旅程卻是必須的。在《讀經一》,當伯多祿失去了他至愛的老師和朋友,在「百姓首領和長老」前,他沒有恐懼,並指出他們的錯誤和相等的恩典 (宗 4:8)。《宗徒大事錄》的這一幕和在晚餐廳的一幕是鮮明的對比。伯多祿和其他宗徒,因為怕猶太人,便躲藏在晚餐廳,以保性命。伯多祿的秘密武器是什麼?耶穌離開之前,祂應承了祂的追隨者,一位護慰者,真理的聖神,「父因【耶穌】的名所要派遣來的」(若 14:25)。「祂必要教訓你們一切,也要使你們想起,我對你們所說的一切 」(若 14:26)。五旬節後,伯多祿終於明白了耶穌的意思。以一顆被聖神轉化和因神恩而充滿力量的心(在五旬節接受了天主聖神之後),伯多祿能面對百姓首領和長老,指出他們選擇了把耶穌釘在十字架上,「納匝肋人 ⋯ 是你們所釘死」(宗 4:10)。而同時,伯多祿也為他們提供出路 — 希望。伯多祿解釋道,像藉耶穌之名而被治好和得救的瘸子,所有呼求祂聖名的人,都會獲得救恩 (參 宗 4:9-10, 12)。這塊石頭,雖然為匠人所棄而不用,反而成了我們希望所在的「屋角基石」。

這從理智至心靈的旅程,實在充滿着挑戰,如果我們不睜開眼睛,不打開耳朵,我們很容易糾結於荊棘叢中。只要我們跟隨天主聖神的提示,這艱苦的旅程會變成我們一生中最充滿奇遇的冒險之旅!在我們內的聖神,耶穌應許我們的同一位聖神,藉着堅振聖事賜給我們的聖神,使我們的感官靈敏起來,而最重要的是,使我們的心能「體驗 ⋯ 觀看:上主是何等的和藹慈善」,並能感激「父賜給我們何等的愛情」(詠 34:8, 若一 3:1)。我們眼睛看不見的,我們的心能體會和明白,現在「我們是天主的子女;⋯我們必要相似他,因為我們要看見他實在怎樣」。(若一 3:2)。我們所有的希望是基於自己心裡所知,知道我們是天主的子女,我們不是孤兒,而天主身為我們的父親,即使當我們對祂的愛視若無睹,祂也永不會放棄我們。

基督以祂的仁愛,作出了終極的犧牲,從糾結於荊棘中的自傲,釋放了我們,「誰也不能奪去我的性命,而是我甘心情願捨掉它;我有權捨掉它,我也有權再取回它」 (若 10:17-18)。我們「獻給祢自己的失敗,我們獻給你自己的嘗試」;我們復活「為締造一個全新的自己」(Tom Conry 寫的 “Ashes” 「灰燼」中的歌詞)。

我們在恐懼的灰燼中,善牧向我們保證,「我來,卻是為叫【你們】獲得生命,且獲得更豐富的生命 ⋯ 我並且為【你們】捨掉我的性命」(若 10:10,15)。上主,我們在希望、喜樂、和愛情中復活了。

在這喜樂的復活節期間,讓我們更深入地進入自己的內心,去留心和聽從善牧的聲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