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天國住滿了出人意表的小人物

Jun 13, 2021
從來不愛好探險幻想小說的我,難以想象自己會拿起這樣的一本書來看,更遑論是一千多頁充滿了奇特虛構的人物、詭異地方及情節複雜的系列叢書。但這一切被羅伯特.巴倫主教幾週前在YouTube裏的一個評論改變了。他說J.R.R.托爾金史詩式奇幻小說系列《魔戒》的「天主教意味在小說開始時是含蓄的,在結尾時卻明顯的表達了」(注釋一)。



我知道托爾金有深厚的天主教培育,亦知道他對 C.S. 路易斯皈依基督信仰的影響。但這不足以驅除我心裏一向對探險幻想小說的厭惡,並說服我去閱讀他廣受好評的文學作品。一點也沒有,直至巴倫主教的評論引發了我那難以抵擋的好奇心:也許我應接受挑戰,在《魔戒》故事中找到內含的天主教主題?可能 – 只是可能 – 在天主「重新收納」我為天主教徒多年之後,當我個人的價值觀已經調整到與教會一致時,我信仰的觸覺會真正的讓我嗅到書中的天主教思想嗎?



就是這樣,我便展開了最近的閱讀探索之旅。多個星期以來,我沉溺在托爾金幻想世界的「哈比人」、「精靈」、「矮人」、「人類」、「盪寇」、「巫師」、「嘍囉」、「樹人」中。世界命懸一線;被頹廢的黑魔王 — 索倫 — 所腐化;在瘋狂和全面戰爭的邊緣搖搖欲墜。在此情況岌岌可危的境況裡,消滅索倫的至尊魔戒這如此艱鉅的任務,不知如何,卻落在一個年輕、温文及身體細小的哈比人 — 佛羅多 — 的身上。為了這不可能完成的任務,佛羅多必須踏上危險的旅程,經由中土世界到魔多的末日火山,在那裏將魔戒徹底摧毁。整個世界的命運像千鈞一髮地懸於天平上:他的成功會帶來和平,失敗便是無盡的慘況。黑魔王已經橫行大地的邪惡勢力,會因他重獲魔戒,藉它的驚人力量而進一步鞏固,成了至尊。



在佛羅多的任務,那肖似救世的性質顯而易見。同樣明顯的是托爾金的基督徒心態,他把拯救世界的使命全然放在一個年輕、無經驗及無力的哈比人肩上,而這哈比人看來是最沒有資格完成這項艱鉅任務的。



這一點把我們帶到本主日讀經的主題。在讀經一,我們聽到那天上的園丁把一「嫩枝」種植在「高山峻嶺之上」,長大成為「一棵高大的香柏」,結出豐碩的果實,並為「各種飛鳥」供應涼蔭 (則 17:22-23)。在福音,一粒芥子 – 「比地上一切的種子都小」– 被種植後,生長成為「比一切蔬菜都大... 以致天上的飛鳥,都能棲息在它的葉蔭下」(谷 4:31-32)。



我們從聖經中聽過多少類似的「出人意表的小人物故事」?



看看若瑟怎樣?在雅各伯十二個兒子中,他是最年幼的一個,年輕時被兄長擯棄並被賣到埃及為奴。但他克服一切困難,繼而做了埃及法郎的治國大臣,最後把雅各伯全家從大饑荒的蹂躪中拯救出來 (創 41:39-45:28)。



葉瑟最年幼的兒子達味又如何?由少年牧羊時學得唯一和最原始的武器 – 一個投石器及牧人隨身袋子裏的五顆石頭 – 在沒有他覺得極為笨重的傳統盔甲保護之下,他有辦法擊敗並殺死了哥肋雅,那身高九尺的培肋舍特人,其誇張的身型和滿囗狂言,令撒烏耳軍營中每個戰士喪膽 (撒上 17)。



還有十二宗徒呢?他們大多數只是貧窮的漁夫和加里肋亞本地人。但偏偏卻被耶穌召叫作宗徒, 使他們成為祂教會根基的「十二座基石」(默 21:14)。



當然, 我們知道整部聖經都和基督有關:所有的聖經故事、人物、制度和圖像,皆用其獨特的方式,最終把我們指向耶穌。耶穌就是默西亞,那在本主日讀經一,最後長成為「一棵高大的香柏」的「嫩枝」(則 17:22-23)。祂的王國 — 教會 — 就是那芥子,種植後生長為「比一切蔬菜都大... 以致天上的飛鳥都能棲息在它的葉蔭下」(谷 4:31-32, Ignatius Catholic Study Bible - 新約)。



在虛構但極富聖經意義的《魔戒》世界裏,有那個細小的哈比人 — 佛羅多 — 看來他不是那些熱衷於搶奪他手中魔戒的強大敵人的對手。但再一次,那「最後的,將成為最先的,最先的將會成為最後的」(瑪 20:16)。有福的不是權勢者,而是那謙遜和卑下的:貧窮、哀慟、溫良及飢渴的人 (參照 瑪 5:3-7)。我說天國住滿了出人意表的小人物,一點也不為過!在末日火山之頂,佛羅多光榮地完成了摧毁魔戒的英勇任務,徹底粉碎了黑魔王的雄霸邪惡之夢。



注釋一: 參照 Word on Fire J.R.R.托爾金, Master Evangelist 的視頻片段 -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S0Wm0yyPDCY, 8:4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