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願耶穌保佑我們所有人,並幫助我們像祂一樣傳道和生活

Jan 30, 2022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在會堂裡聽見這番話的人,都憤怒填胸。起來把耶穌趕出城外,拉他到山崖上--他們的城是建在山上的。」(路加福音4:28-29)。耶穌的第一次在祂的家鄉社區的佈道是如此具有挑戰性,以至於他們想要殺死他,這提醒我們,如果我們要成為基督徒,我們將以愛說出真相,人們也會如此憤怒,他們會想要傷害我們。

在過去的兩個月裡,我們聽到了非常鼓舞人心的佈道:12月的四篇是關於神慰和神枯的佈道: 天父將我們的弱點轉化為力量;一些是關于謙遜、親密關係的和三篇充滿希望的佈道,為新的一年做好準備!現在挑戰我們的月分來了,從今天開始,直到二月底,我們將迎來一年一度的反墮胎(Pro- life)季節,這將是刻意的挑戰,因為如果不這樣做,我們就不是在宣講耶穌。

第一篇讀經和福音是關於成為先知的,我們記得聖經中的先知主要不是預言未來的人,而是說天主的話的人。耶肋米亞寫道:“上主對我說: ‘我還沒有在母腹內形成你以前,,我已認識了你;在你還沒有離母胎以前,我已祝聖了你;選定了你作萬民的先知。’”(耶1:4-5)。每一位基督徒都被天主召叫說出祂的真理和愛,而我們的召叫在我們被創造之前就已經在天主的心中開始了。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要在下個月談論反墮胎的原因。這是我們的使命。

「至於你要束上腰,起來,向他們傳示我命令你的一切。在他們面前你不要畏懼,免得我在他們面前令你畏懼。看啊,我今天使你成為堅城、銅牆、鐵壁。…。他們攻擊你,卻不能得勝你,因為有我與你同在,協助你。」(17-19)。天父總是對我們說真話。問題是:我們會彼此說實話嗎?我們都有恐懼,都會自我審查(對我來說,一直都是認為這不是談論教會關於性的教義的好時機。當它可能會傷害一些真誠的人時,我思忖著如何將它表達出來),當我們這樣做的時候,我們出賣了自己的靈魂,意喻著我們把自己與天父分開---這就是祂對我們說:「免得我在他們面前令你畏懼」的意思。但是,如果我們選擇說真話,祂會增強我們的力量。我們仍然會受苦,但不會被征服。

我喜歡戴夫·魯賓(Dave Rubin )說的話。還記得戴夫嗎?他是同性戀無神論者,說了很多真話,比大多數天主教徒更有勇氣。他說,‧「一旦你度過了第一次群眾暴動性的聚擾時,你就會沒事的。」(https://www.youtube.com/watch?v=KthsUtXZkOE)

在福音中,耶穌告訴猶太教堂裡的人,天主的祝福不是給他們的,而是給非猶太人的。祂說:「我拒實告訴你們;在厄里亞時代,天閉塞了三年零六個月,遍地起了大饑荒;在以色列原有許多寡婦,厄里亞沒有被派到她們中一個那裡去,而只到了漆冬匝爾法特的一個寡婦那裡。」(路加福音4:25)。一位學者指出,耶穌的聽眾是很好的猶太人,他們覺得自己是特別的猶太人,他們遵循了當時大眾化的信仰,認為天主的祝福只給他們,儘管這不是聖經所教導的。 (https://thesacredpagearchive.blogspot.com/2019/01/the-readings-for-this-sunday-show-both.html);。他們的另一個問題是他們不相信耶穌。

這是我們的兩個大問題:在選擇耶穌的哲學或世界的哲學時,我們被誘導追隨世界的哲學。對我們來說,信仰面臨的最大威脅是追隨流行的思想和文化。順從的行為是人類條件的一部分(盧克·博吉斯和約書亞·米勒,33歲,不可重複);我們想要獲得人們的喜歡,想要融入,想要被接受--我們無法逃脫這一點。問題是:我們要順應誰?

所以,今天,我將集中討論耶穌的三個原則,它們與我們的文化信仰相矛盾。

1)精神健康比身體健康更重要。耶穌說:「你們不要害怕那些殺害肉身,而不能殺害靈魂的,但更要害怕那能使靈魂和肉身陷於地獄的的」(瑪10:28)。我們以前已經提到過這一點,但你們中的許多人仍然在談論COVID是目前最糟糕的事情。如果你不是基督徒,這可能是有道理的。但是,如果我們聽從耶穌的教導,那麼永恆的死亡不是比肉體死亡更糟糕嗎?

讓我們明確一點,我並不是說魯莽地對待身體,或者在身體或健康上冒不必要的風險。耶穌告訴我們的是不要害怕COVID- 這可能很難,但我們能不能至少試一試?要做到這一點,一個簡單的方法就是停止談論它,除非有真正的理由。耶穌告訴我們,與疾病相比,我們更應該畏懼罪惡。

聖多米尼克·薩維奧(St.Dominic Savio)有一句座右銘,「寧可死也不犯罪。」是否很有意思記住,我們在這裡談論的是原則。父母們做了各種各樣的事情來保護他們的孩子免受COVID的傷害,但當涉及到罪惡時,他們就不會做那麼多了。例如,我們應該比COVID更害怕孩子觀看的色情作品。

我聽到最荒唐的事: 「嗯,如果你沒有健康,你有什麼?」難道你的性格、你的靈魂、你的美德不重要嗎?

一旦我們愛上耶穌,我們寧可死也不願犯一個微小的罪,因為罪會帶來永恆的後果,而COVID只會帶來暫時的後果。即使死亡的影響也是暫時的,因為靈魂是永恆的,我們都會得到新的身體,無論是在天堂還是在地獄。

2)第二個原則:當我們所愛的人死去時,他們中的絕大多數人不會上天堂,但我們希望能到煉獄。這與每個人所說的“現在他們在一個更好的地方”,意思是天堂,是背道而馳的。根據聖經,我們死的時候只有三種可能:我們去地獄、煉獄或天堂。現在,既然我們不能判斷人的靈魂,我們希望沒有人下地獄,但默示錄說: 「凡不潔淨的…… 絕對不得進入她內;」(21:27),指的是天堂。幾個世紀以來,教會的教義一直是只有聖人才能上天堂。這就是為什麼我們需要煉獄。

當我的父親、祖母和我認識的所有神父都去世時,我沒有想到他們中的任何一個人直接上了天堂。他們遠非聖人。我不認為我會上天堂。所以,請允許我說得更直接一些:你去世的成年親人很可能不是直接上天堂的。我們希望他們去煉獄,這不是壞事,因為他們最終會被淨化並進入天堂。

我們所愛的人直接升入天堂的謊言導致了一種比COVID更嚴重的疾病,這是一種精神平庸的疾病,具有永恆的影響。因為今天大多數天主教徒認為他們會直接升入天堂,所以他們懈怠了,並沒有全心全意地想成為聖人。

讓我們回到耶穌的話:「你們要從窄門進去,因為寬門和大路 導入喪亡; 但有許多的人從那裡進去,那導入生命的門是多麼狹!找到它 的人的確不多。」(瑪7:13-14)。讓我們來澄清一下這些話:耶穌是說,大多數人選擇地獄的路是因為它很容易; 但是,完美的道路,愛祂高於一切,以祂愛的方式去愛,是艱難的,很少有人選擇它。

如果我們想說我們的父母和祖父母都直接上了天堂,這不僅是錯誤的,這也傷害了下一代,因為他們現在認為上天堂很容易,所以他們從來不去嘗試。我們讓自己為了對上一代人感覺良好,卻傷害了下一代人。

3)第三原則:主日彌撒是天主教徒的一項重大道德義務。耶穌為我們死了,在祂死之前,他說:「你們應行此禮,為紀念我。」( 路22 :19)。祂又說:「我實實在在告訴你們,你們若不吃人子的肉,不喝人子的血,在你們內便沒有生命」(若6:53)。這件事我們已經談了很多年了。我試過柔和的方法,然後是更直接的方法。我不是來強迫你的。我在這裡只是想指出耶穌的原則。

我想說明兩點:作為你們的神父,不是要來讓你們有良好的感覺的( Feel good),我是來讓你們變得更好的。我想讓你感覺良好,但不要以讓你以犯罪為代價。我開始懷疑是不是每個人都在盡力參加星期天的彌撒。我不是在說你們這些真誠地嘗試和奮鬥的人,你們從來不找藉口,所以我知道你們是真誠的。如果你生病了,因而錯過了彌撒—這是一個合法的藉口。這並不令我耽心。我說的是你們當中那些找藉口,似乎不夠認真的人。你來參加彌撒,然後告訴我參與網上彌撒是一個可以接受的選擇。我開始懷疑那些讓孩子全日在學校,但不來參與彌撒的父母。你看過我們週六晚上的彌撒嗎?下午4點, 星期天彌撒嗎?你知道人數有多稀少嗎?如果還有更多的,請告訴我。

有一次,我在彌撒結束後和一位母親打招呼,天真地說:「見到你真是太好了!我在聖堂裡沒有看到你。」。她說她在那裡,但我很懷疑。於是我檢查了我們的安保攝像,其實她是在彌撒結束前五分鐘進來教堂!她在她孩子麵前撒謊了!這個故事是父母不來參與彌撒,找藉口的典型例子,這等同於向我們的孩子撒謊。

第二點:我們最終會提高領聖事的標準。我們慶祝領堅振的方式已經變成了一個笑話,七年級的學生一年到頭不參與彌撒,然後突然就可以安全地來領堅振--這發生在過去的兩年裡,這是不合邏輯的。類似的事情也發生在領聖體和洗禮上。我們需要提高標準,才能達到耶穌的標準。如果我們要在領堅振時宣示我們對耶穌的信仰,我們至少應該遵守祂的誡命,每個星期天來參加彌撒。

這是個好消息,因為真相讓我們自由。我們能像祂那樣說出耶穌的令人難於接受的真理,這真是太棒了。

在接下來的四周裡,反墮胎的講道將談論天主的仁慈,但也會談論祂的真理。我們將比前幾年更熱火朝天,因為這是我們作為先知的使命。對於那些新來本堂的人來說,我希望這不會讓你們不知所措。經過多年的進展,我們已經發展到現在的水平,所以我希望你能理解我們所處的位置。就像去年一樣,我們將展示墮胎的照片,讓人們知道真相。我們將在下週做這件事,所以,家長們,我讓你們決定是否允許你們的孩子看這些照片。你比我更清楚,我們會先講道,然後在展示之前給你警示,讓你做決定。

願耶穌保佑我們所有人,並幫助我們像祂一樣傳道和生活。


資料來源:Challenging Preaching of Jesu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