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耶穌也希望我們原諒自己

Feb 06, 2022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我們可以用兩種方式看待自己的罪:依持天父的慈悲或不依持。在一次與我的神師特魯迪·麥卡弗里(Trudy McCaffrey)的避靜中,我作為神父的一個罪過顯露出來。我知道那是不對的,但特魯迪孜孜不倦地想剔除它。我說:「好了,夠了。對於這事我比你更煩惱。」
我開始哭了起來。於是,我站起來,走到門口,說:「我明天再跟你談。」
像這種情形是我們每次談論墮胎時都不應該發生的。
但是,當我們帶著天父的慈悲來看待我們的罪時,我們會因為自己的罪感到悲傷,但我們並沒有不知所措,也不至於無可救藥。如果你是剛來我們堂區的,我想告訴你們,我們中的傑西卡、克里斯特爾和埃里克(Jessica, Christel, and Eric)曾做了最美麗的見證; 在過去三年裡,他們先後分享了關於墮胎的故事,以及圍繞著墮胎的痛苦和折磨,但最重要的是他分享了天父的慈悲。
這就是我們的始奌:因著天父的慈悲。但是,當我們與祂相遇的時候,往往是我們感到內疚的時候。這就像當你把一束強光照進房間時,你才會看到所有的灰塵。在第一篇讀經中,先知依撒意亞有神視:「我看見吾主坐在崇高的御座上,他的衣邊拖曳滿殿。「色辣芬侍」立在他左右,各有六個翅膀…。他們互相高呼說:『聖!聖!聖! ,萬軍的上主,他的光榮充滿大地! 』 由於呼喊的聲音,門限的基石也震撼了;殿宇內充滿了煙霧。我遂說:『我有禍了!我完了,因為我是個唇舌不潔的人,住在唇舌不潔的人民中間,我竟親眼見了君王! 』」(依6:1-5)。你注意到所有的禮儀意象了嗎? 「寶座」、「長袍
、「廟宇」、「聖!聖!聖、萬有的上主」(這就是我們彌撒祈禱禱文的來源),還有煙霧(像我們的香一樣)。所以,有可能當我們參加彌撒時,我們的罪惡感就會浮現。你有沒有經歷過一些讓你想起過去或現在的罪惡(例如,你聽到「色情」或「姦淫」這些詞),而立刻感到可怕?如果我讀了一本關於神職人員的書,我會發現自己做得有多差,而感覺很糟糕。但不要逃跑--這是一種誘惑。這就是天父來與我們相遇的時刻!
新澤西州(New Jersey )有一位婦女,她承認自己犯了墮胎罪,但仍然每次來到教堂都難免淚水盈眶。重要的是她從不間斷,直到有一天,當她在教堂的通訊(Bulletin)上讀到一些關於墮胎治癒的資料,這給她帶來了輔導和明確的治愈(https://www.rcan.org/incredible-story-post-abortion-healing-gives-hope-women).。
同樣的,先知依撒意亞不是從殿裡跑出來,而是說:「我有禍了!我完了,因為我是個唇舌不潔的人,住在唇舌不潔的人民中間。他承認自己的罪孽,然後才有了治愈!當時有一個「色辣芬」 飛到我面前,手中拿著鉗子,從祭壇去了一塊火炭,煤,接觸我的口說:『你看,這炭接觸了你的口唇,你的邪惡已經消除了,你的罪孽已獲赦免! 』」(6:6-7)。
去年12月,我們討論了神慰和神枯的規則。這裡還有一條規則:沮喪永遠不會是來自天父的。我們能一起說這句話嗎? 「沮喪永遠不來會自天父的。當我們聽到過去所犯的罪時,我們應該感到難過,去辦告解,永遠不想再犯,但不要灰心喪氣--這是來自天父的回應。但是,如果你注意到沮喪情緒悄然產生,那就是魔鬼用之以劫持天父所給予的悔悟的方式。
請看依撒意亞的回答:「那時我聽到吾主的聲音說: 『我將派遣誰呢?誰肯為我們去呢?』我回答說: 『我在這裡,請派遣我!』」(6:8)。這裡沒有灰心喪氣!事實上,他出去宣揚主的真理,讓人們與他一樣改變他們的心。
慈悲是愛的第二個稱呼(Dives in Misericordia, 7,6 。所有的罪都可以得赦免;父要赦免我們的罪,因為祂愛我們。當我們談論墮胎時,我們是身為罪人在與其他罪人交談,試圖警告人們不要犯下這種罪。
墮胎的道德問題乃始於「胚胎是否是人類。我們都承認我們不應該殺死一個無辜的嬰兒,但對胚胎則心存質疑。WebMD網站有這個屏幕截圖(https://www.webmd.com/baby/ss/slideshow-fetal-development).。上面寫著,「你懷孕了。祝賀你!。你想知道你正在發育中的寶寶有多大嗎?,你的寶寶在你體內生長的時候是什麼樣子的?你什麼時候會感覺到它在動?
另一頁說,在受孕時,基因構成是完整的。 12週時,醫生可能能聽到心跳。 20週時,寶寶會吮吸大拇指、打哈欠、伸展身體、做各種臉部表情。這是我們通常做超聲波檢查時期。在28週時,「如果你現在不幸早產,嬰兒很有可能會存活下來。」所有這些圖像和人們使用的語言文字,毫無疑問地表明: 這是嬰兒,是人類。
難道我們不應該至少承認28週後墮胎是錯誤的嗎?在加拿大,我們可以在懷孕期間的任何時候合法墮胎。只有中國、越南和朝鮮有類似的法律。在其他任何國家,他們都有一定的限制。
當我們看到這些圖片,墮胎的錯誤就變得更加明顯了。我們將再次描述一下我們去年展示的三種墮胎手術,因為我們想看看我們有否改變了想法。令人驚訝的是,這些圖像仍然如此的困擾著我,而且我(反墮胎)的決心與年俱增。家長們,現在是我們開始播放圖片的時候了。
1)我們有一段1分半鐘有關的吉安娜·傑森(Gianna Jessen) 的視頻,她詳細描述了她怎樣在在墮胎後存活下來,然後另外有一張嬰兒因同樣的手術死亡的照片(https://youtu.be/I0Wwgh7kdKM 0:00-1:40)。
2)美國最大的墮胎提供者「計劃生育組織(Planned Parenthood)」的網站以這種方式描述了另一種墮胎手術:「吸引式墮胎(也稱真空吸引術)是最常見的診所墮胎類型。它使用溫和的吸力來排空你的子宮。它通常在你最後一次月經後使用的14-16週。(https://www.plannedparenthood.org/learn/abortion/in-clinic-abortion-procedures).
有三個圖表展示了真實情景。這是第一張圖(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2/14/reaching-out-to-the-marginalized/attachment/01/#main).。第二張圖:「羊水、胎盤和胎兒通過插管被吸進一個收集罐。胎兒和胎盤在」過程中嬰兒被撕裂(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2/14/reaching-out-to-the-marginalized/attachment/02/#main)。第三張圖,「用刮刀刮宮腔,以確定是否還有大量的組織殘留。
(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2/14/reaching-out-to-the-marginalized/attachment/03/#main).。
3)一位前墮胎醫生用圖形描述了他曾做過的1200多次墮胎(https://youtu.be/j0tQZhEisaE 0:23-2:24)。
最後,這裡是一個為期8週的墮胎手術(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2/14/reaching-out-to-the-marginalized/08_weeks-03_medium/#main),和兩個為期10週的墮胎手術(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2/14/reaching-out-to-the-marginalized/10_weeks-14_medium/#main)(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2/14/reaching-out-to-the-marginalized/10w03_medium/#main).。
我們需要憐憫這些孩子,停止支持墮胎,開始反對墮胎。我們也要向涉及墮胎的人顯示天父的慈悲,幫助他們面對事實,然後幫助他們得到天父的寬恕。
當人們問:「如果是強姦呢?」有1.5%的墮胎都是因為強姦。但是,為了便於討論,如果我允許在強奸案件中墮胎,你會停止所有其他墮胎嗎?大多數人說「不會」,所以強姦問題不是關於罕見的情況。這是關於給所有墮胎打開大門的硬性案例。
還有另外三點需要說明。首先,當人們問:「你不關心婦女嗎?」我們有!我們完全同意這些婦女經歷了「我們很難想像的極可怕的創傷,她的健康是我們非常關心的。我們願意向這些婦女伸出援手,給予她們忠告、醫治和同情。」(Fr. Frank Pavone, Ending Abortion, 48-49) 。但是,第二,墮胎對她有幫助嗎?它能減輕痛苦嗎?這是一個未經證實的假設。事實上,「墮胎不僅沒有減輕被強姦者的創傷,反而帶來了自身的創傷。不計其數的婦女在墮胎後遭受了多年和數十年的煎熬…。在強奸案中,創傷是「有人傷害了我」。在墮胎中,創傷是「我傷害並殺死了另一個人。」這只會帶來更多的悲痛。
第三,「難道我們不能兩個都愛嗎?我們就不能給予那個婦女和孩子同樣的實際同情心嗎?
這就把我們帶回了天父的慈悲。我們堂區還有一位姐妹經歷了墮胎,她允許我分享她在第二次告解中感受到的最大的寬恕。她第一次獲寬恕了,但第二次當神父再和她談起這件事時,她確實感受到了天父的慈悲。還有一次,當她感覺內疚感回來的時候,她在「救主慈悲主日Divine Mercy Sunday」去朝拜聖體,感受到了耶穌的寬恕。而且,每當不健康的內疚感開始來襲時,她都會提醒自己,天父已經原諒了她,所以她必須原諒自己。
這對我們所有人來說都是一個很好的信息:當我們向耶穌懺悔時,他會原諒我們。但祂也希望我們原諒自己。有時候這是最難做到的。但祂給了我們力量,這就是祂想要的。當我們因祂已經原諒我們而能夠寬恕自己時,祂會感到高興。看待我們的罪有兩種方式。天父希望我們帶著祂的慈悲去看待它們。


資料來源:Looking at Our Sins…with Merc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