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顯示我們正在跟隨耶穌

Feb 13, 2022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幾時,為了人子的原故,人惱恨你們,並棄絕你們,並且以你們的名字為可惡的,而加以辱罵詛咒,你們才是有福的…但是…, 幾時,眾人都誇贊你們,你們是有禍的,因為他們的祖先也是同樣對待了假先知。」(路6:22,26)。
我們如何將耶穌的這些話應用到我們的生活中?你生命中有誰因為你做的好事而恨你?耶穌的信息是,如果我們遵行祂的旨意,挺身而出對抗邪惡,人們就會憎恨我們和這個堂區。
有很多神父,每個人都在說他們的好話--我們認為這是一種讚美,但這實際上是一種譴責。這是一個跡象,表明他們沒有盡到自己的職責;正如耶穌所說,他們是「假先」。他們讓每個人感覺良好,但其實並非真正讓任何人感覺良好!他們是好人,耶穌卻說他們是有禍的。耶穌不想讓我們變成「好好先生」,正如我們之前多次提到的(http://thejustmeasure.ca/2019/12/01/the-gift-of-the-wake-up-call/),因為「好人」永遠不會盡他們最大的努力來結束邪惡。祂希望我們具有尊重和勇敢的品德。
我擔心你們中的一些人以及你們的靈魂。這些人很好。就是太好了,甚至可以登上「好人」雜誌的封面。你沒有用一種挑戰邪惡的方式說實話。我擔心你們中的大多數人都在教育你們的孩子變成“好人”。
讓我們再來看看耶穌的話。
1)「惱恨」、「棄絕」、「辱罵」這些詞是一種態度、一種行為和一種言論。而「詆毀」的字面意思是貶低我們的名字。為什麼?因為我們的名字叫基督徒。這就引出了第二點。
2)耶穌說,我們會因「人子」而被憎恨。這很重要,因為我們不應該因為我們是混蛋而被人憎恨。只有當我們遵循聖經和教會的道德教義時,導致的被憎恨才是被佑的。
耶穌因為愛而批評人,所以我們永遠不應該以傲慢的方式批評人。我們這樣做只是因為我們真的愛他們,也因為我們更愛基督。
3)我們需要了解“「有禍(woe)」這個詞的重要性。金口聖若望告訴我們,耶穌正在哀嘆我們的命運,並告訴我們,巨大的懲罰等待著我們。 (Ancient Christian Commentary on Scripture, Luke, 106)
另一方面,耶穌說,如果我們因祂而被憎恨,「在那一天你們歡喜踴躍吧!看,你們的賞報在天上是豐厚的,因為他們的祖先也同樣對待了先知。」(路6:23)。你知道嗎?有幾次我聽說我們堂區的年輕人因為在網上為一項教會教義辯護而被圍攻,我的第一反應是,「太棒了!可喜可賀!」。
為什麼?因為被拒絕是我們身為好基督徒的標誌!每個人都想成為好人,通常們認為當人們對我們做出積極回應時才是我們很好的標誌。但是,隨著我們道德的成長,總有一天,人們會因為我們不罵人、不喝醉、不同意他們的觀點而生氣。耶穌提醒我們:「這就是徵兆!被拒絕是你在跟踪我的信號!如果每個人都說你好,你就不再是好人了,你是個懦夫,是個墨守成規的人。」
你可能會想:與邪惡作鬥爭而不被憎恨是可能的嗎?例如,我可以與墮胎、色情、性虐待等戰鬥,還能被愛嗎?首先,如果我們反對邪惡,而每個人都仍然愛我們,那我們可能還不夠努力。其次,如果你想一想,邪惡是如何在歷史上被剷除的,全部都經歷了痛苦。美國20世紀的民權運動承受瞭如此多的苦難和鮮血;行動主義者是和平的,但他們的反對者是暴力的。第三,根據我自己的經驗,如果我們反對墮胎,沒有人憎恨我們,那是因為我們本質上是無效率的。沒有人討厭我們,因為我們不具威脅性,他們甚至不把我們當回事。但是,當我們展示墮胎的照片時,我們實際上是在戰鬥,然後我們的對手就會試圖讓我們停止。
那麼,讓我們看看2021年墮胎的統計數據,根據Worldeters (這些統計數據將會實時更新。)(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1/24/gods-call-is-clear/2021-cause-of-death/#main

墮胎再次成為頭號死因。然而,這似乎並沒有引起大多數人的注意,它並沒有激怒他們。大多數基督徒仍然表現得好像情況並沒有那麼糟糕。你能想像如果是種族主義導致了這麼多人死亡(圖表相關名稱更換),如果這些是寄宿學校的死亡(圖表相關名稱更換)?我們知道這些死亡是錯誤的,但我們並不為未出生嬰兒的死亡所觸動。有些事情需要改變。
我們需要開始關注這些事實,停止追隨公眾觀點。例如,現在每個人都知道基督徒不應該參與把原住民的孩子從家裡帶走並摧毀他們的文化。但是當時的基督徒怎麼會不知道這是錯的呢?可能的答案是,他們只是隨波逐流。也許有些人不同意,但他們能做什麼呢?
100年後,我們這一代人或被問及同樣的問題:加拿大人每年殺死10萬名產前嬰兒;當時的天主教徒為什麼沒有採取任何行動?
我們必須停止順應公眾意見,說出真相:世界上導致謀殺和死亡的最大原因是墮胎。這不是種族主義。不是COVID。也並不是讓每個人都發狂的最新邪惡。
現在,讓我澄清一下:每一項死亡原因都該受到應有的關注,都應該得到支持。我們應該與種族主義作鬥爭,我們應該為原住民的真相與和解挺身而出。但真相很重要。在墮胎導致更多人死亡的情況下,我們不能說這些問題對加拿大更重要。然而,我們天主教徒還不敢這麼說。天主教學校有反對種族主義和支持真相與和解的日子,但反對墮胎的日子在哪裡?
不要因為《真相與和解》受歡迎就支持它;要因為它是正確的才支持它。不會有媒體引領的那種持久的真相或和解,因為只要COVID更受歡迎,只要洪水還在發生,烏克蘭的緊張局勢仍在繼續,就沒有人會關心。我們必須支持事業,不是因為它們受歡迎,而是因為它們是正確的,而墮胎是頭號道德問題。
週一前,你們會收到一封電子郵件,詢問你是否願意為反墮胎做一些公開見證。我們將進行一年一度的40天生命祈禱活動,這是和平而有效的(http://thejustmeasure.ca/40-days-for-life-2018-evening-jpeg/).。有些人會愛我們,有些人會恨我們!耶穌會說,「好極了!可喜可賀!」。
此外,我認為明年我們需要做更多的行動,加入加拿大生物倫理改革中心(Canada Centre For Bioethical Education)的行列,公開展示這些照片。
今天的第一篇讀經是關於對天主的信任。我們能信任多少?這樣做,我們招致一些人仇恨,但這是一個跡象,顯示我們正在跟隨耶穌。
現在,我想用兩位堂區教友--格瑞特(Gerrit)和艾琳(Irene Van Esch)--的一段短片來結束我的講道,解釋他們因何作為反墮胎見證人的經歷。 (https://mail.google.com/mail/u/0/#inbox/WhctKKXPfjfFhsCfgDzgNSJsgDJsDVdJMwjLBZcTLPcWxQmtrbdwPqtJdtsMmnGgrRQKqWg?projector=1)


資料來源:The Sign You’re Following Chris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