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心裏充滿什麼,口裏就說什麼 (路 6:45)

Feb 27, 2022
「心裏充滿什麼,口裏就說什麼」 (路 6:45)。在這個主日, 耶穌直指我們的心靈, 那真「我」所在之處。祂解釋說:「沒有好樹結壞果子的,也沒有壞樹結好果子的」(6:43)。我相信我們的讀者大多數是結好果子的好樹。但若我們仔細地環顧一下, 可能也有腐爛的樹木在我們的四周。我們如何分辨好與壞?重要的不是他們是誰, 來自那裡, 或他們做了些什麼 (Back Street Boys 樂隊, 原諒這幽默的雙關語!)。主耶穌解釋, 真正重要的是他們口裏說出來的是什麼 (參照 瑪 15:11)。言語揭露人心。當人說話時, 他的思想就被袒露!

在本主日的讀經一,《德訓篇》的作者也贊同:「一棵樹的栽培, 可由它所結的果實看出來;同樣, 一個人的心意, 也可從他思前想後, 所說的話看出來」(德 27:6)。當人心正確地歸向天主時, 會歡躍於祂的美善和真理, 口會講相應的話。若沒有歸向天主 — 當人犯罪時 (或希伯來語所謂「錯過目標」) — 口中出來的, 便是邪惡與欺騙。

為一個像我這樣常常說話的人來說, 這是一個可怕的省悟!而令我更恐懼的, 是我說話是為引導人歸向天主。至少我的目的是這樣。這是一個我重視的責任。但在我心底裏, 我究竟是一棵好樹還是壞樹?我的影響是好是壞?我所講的到底是甚麼?是善還是惡?是真理還是謊言?我是否為天主的光榮而說話, 又或在有意無意中, 為誇耀自已?這是一些至關重要的問題, 我自己或任何被天主召叫從事類似事工的人 , 在省察內心時, 必須嚴謹地誠實面對自己。個人的罪孽 — 偏見、虛榮、驕傲、自私、嫉妒等等 — 尤如一個不速之客, 可能會在最意想不到的時候,悄悄地出現在我的話語中。

既然口說的是「心裏所充滿」的, 那麼, 心便是問題的根源。因此我們會向天主祈求, 請祂改造我們的心, 使之更為真誠;尤如一個神奇的手術醫生, 祂用柔軟的手, 把我們鐵石的心, 換上一顆血肉的心 (厄則克耳 11:19)。只有如此, 我們的口才會說出天主的美善和真理。

人心可以改變嗎?如果人的努力是我們唯一可用的工具, 這是幾乎不可能的。但在天恩滿溢的天主殿宇裏, 人心是可以改變的。聖詠作者在本主日的《答唱詠》提醒我們「他們被栽植在上主的殿中,在我們天主的庭院裏繁榮」(詠 92:14) )。教會是上主的殿宇。在教會內, 我們擁有成聖所需的所有工具:天主聖言、 聖事、禮儀。最重要的是我們擁有在基督肢體內的諸聖相通。事實上, 諸聖的相通就是教會 (天主教教理 946)。在這共融內, 我們的心 — 口中話語皆從此而來 — 正在不斷地、逐漸地轉化。獲得肢體之元首 — 基督 — 的功勞所滋養, 及肢體內各種財富的共享所增強,我們在屬靈上成長, 並成為我們能做到的最好的人 (弗 5:23, 天主教教理 947)。這雖不會在傾刻之間發生, 卻一定會發生, 除非我們硬著心, 抗拒聖神的轉化。

好消息是, 每一位曾經領受聖洗聖事的人, 已是這奇妙相通共融的一員。在福音裏, 耶穌用葡萄樹及枝條來說明這強而有力的關係。祂是葡萄樹,我們是枝條。在這緊密和互動的關係中, 祂要我們「住在我內,我也住在你們內... 【因為】離了我,你們什麼也不能作」(若15:4-5)。這關係賜予我們生命 – 不僅是我們存在所依的「生命」, 也是來自天主的至聖和光榮的生命 (若 10:10)。沒有這生命, 我們會枯萎, 就如脫離了葡萄樹的樹枝。

鑑於這相通共融的重要性, 我們可以理解到, 為甚麼聖若望宗徒認為, 這是他向厄弗所教會團體宣講福音的原因:「我們將所見所聞的傳報給你們,為使你們也同我們相通;原來我們是同父和他的子耶穌基督相通的」 (若一 1:3)。換句話說, 為若望, 福傳的目的不是為了傳授知識, 雖然知識 —「我們 ⋯ 所見所聞的」— 是重要的。福傳的目的卻是為了引領人進入一個關係, 就是他與聖父、聖子和所有像他一樣的基督徒的相通和共融。我們可稱之為基督的肢體、或諸聖的相通、或聖教會。所有基督徒都必須溶入這關係中, 尤其是藉著聖體聖事; 因聖言成了血肉的奧祕, 這關係是可能的; 在這關係裏, 人性與天主性終於相遇,並合而為一。這也是唯一能夠徹底改變人心的關係。我正好能為此作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