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Fr. Justin 支持特朗普?

Feb 27, 2022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最近有人告訴我,我應該更多地關注靈性建設,少涉及政治現實。確實,焦點應該是關乎靈性,如果你把我過去一年所說的一切都考慮進去,你會發現我們是聚焦在靈性上的。如果人們不習慣對政治現實發表道德評論,我也能理解。
但同樣正確的是我們必須對文化和政治發表道德評論,因為這些問題對人們有幫助也有傷害。我的工作難道不是談論人權嗎?耶穌本人就與他那個時代的領袖討論當時的的政治和道德問題。你還記得他斥責法利賽人嗎?這是一篇政治評論。這就是為什麼教會有大量的文獻被稱為她的社會教義。任何觸及人類個體的事情都必須被解決,無論是性、尊嚴還是政治現實。當教宗、主教和神父對政治發表道德評論時,只要我們恰當地應用教會的教義,那麼我們就是在做我們的工作。
今天是四次反墮胎講道中的第四次,正如我們所說,它應該是有挑戰性的。現在我可能要對溫哥華人說一句政治上最不正確的話,根據一項統計,特朗普總統提出了16項非常重要的反墮胎倡議,幫助挽救了數千名早產嬰兒。
以下是我不打算說的:比如他是一個偉大的人---我不能對此做出判斷,因為我不是什麼都看得透徹。我確實相信他在撒謊;他做了許多不道德的事情;他可能是在打基督教牌來拉選票;我認為他的許多評論都是錯誤的。
但同時我也不相信媒體所說的關於他的一切,因為正如我上週指出的那樣,在觀察了過去20年我們文化的道德氛圍後,我知道媒體在許多事情上都在編造和撒謊,特別是反墮胎問題和製定反墮胎政策的政客。所以我想請你們聽聽我提出的論點。今天,我將只展示一張流產嬰兒的照片,所以,父母們,在我展示它之前,我會給你們一個警告。
這次講道是將我們反墮胎的信念從邏輯上分析到極致。正如我們三週前展示的圖片所證明的那樣,墮胎會撕裂一個無辜的人嗎?到目前為止,墮胎是世界上死亡人數最多的嗎?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應該支持阻止這一點的政客,反對那些鼓勵這樣做的人。
今天耶穌的教導之一是:「沒有好樹結壞果子的,也沒有壞樹結好果子的。每一棵樹,憑它的果子就可認出來。人從荊棘上收不到無花果,從茨藤上也剪不到葡萄。」(路6:43-44)。耶穌說的是好人和壞人。但是,我們從聖經的其他部分知道,即使是好人也會犯罪,我們知道即使是壞人也能做一些好事。所以,在每個人身上,都有好的和壞的混合,所以他們產生的水果是好的和壞的混合。我們需要公平地評估每一個部分,然後再判斷整體。在評價我們的政治領導人和他們的政策時,這尤其困難,因為大多數政客都有這樣一個盛譽,那就是誤導人們,拐彎抹角,告訴人們他們想听的話。
在聖瑪竇福音中,耶穌說:「你們要提防假先知!他們來到你們跟前,外披羊毛,內裡卻是兇殘的豺狼。」(瑪7:15)。這就是為什麼我們必須更多地關注政客的行動,而不是他們的言論。這適用於特朗普、奧巴馬、拜登以及特魯多總理等。幾年前,當特朗普總統接受天主教記者雷蒙德·阿羅約(Raymond Arroyo)採訪時,我的評估是,總統在祈禱生活上撒了謊。 (https://www.youtube.com/watch?v=-PCsZ_x9Z6s)。但更糟糕的是,拜登總統和特魯多總理都自稱天主教徒,但卻積極反對我們關於生命、人和婚姻的最基本的信仰。
也許對特朗普總統最公正的評價是由美國主教做出的。 2020年。托馬斯里斯神父分析了160多位主教的新聞稿,文章的標題是:「天主教譴責特朗普就像讚揚他一樣頻繁。」(https://religionnews.com/2020/08/04/catholic-bishops-praise-and-reprimand-trump/)。主教們,甚至是那些在原則的實際應用上與我意見相左的人,都提出了明智而深思熟慮的批評。
以下是他們批評總統的一系列問題:移民、外交政策、死刑、環境、住房。他們抨擊他的政府:「誤入歧途、站不住腳」「駭人聽聞」、「毀滅性的」、「令人心碎的」、「非法的、不人道的」、「無情的」、「令人不安的」和「違背美國和基督教價值觀的」。他們說,「我們對政府繼續推動結束DACA深感失望。」DACA保護孩提時代被非法帶入美國的兒童免受驅逐。他們還反對他的邊境牆,他對待尋求庇護者的方式,退出裁減核武器協定,退出伊朗核協議,他對古巴的經濟制裁,平等法案等。
這些問題很重要,因為有時人們指責天主教徒或反墮胎人士製造事端,這可能對少數人是正確的,但不是大多數人。我們關心許多問題,並儘我們所能提供幫助。
但主教們同意總統關於生命、政府資助墮胎、胎兒組織研究、協助自殺、宗教自由、良知保護和教育的許多決定。
這是許多反墮胎人士的觀點。許多問題都很重要,都應該得到應有的重視,但墮胎是頭號道德問題,因為它是生死攸關的問題。以下是2019年美國主要的死亡原因。也許你並不感到驚訝,但我猜美國人真的很喜歡他們的漢堡。但墮胎和心髒病致死在道德上的區別是,墮胎是結束生命的直接行動,而沒有人會因為心髒病而有目的地結束某人的生命。如果種族主義是頭號謀殺原因,反墮胎者將不得不支持為結束這種情況做得最多的人。但謀殺的頭號原因是墮胎,這就是為什麼許多人支持特朗普,儘管他做出了其他可怕的決定。 (家長們,我馬上就給你們展示一張圖片,所以你們可能希望你們的孩子馬上迴避一會) 。
有些人問:「為什麼就因為他反對墮胎,我們就認可他做其他任何事情?」答案有兩個:1)我們沒有認可。主教們責備他做錯了事,我們也應該這樣做。 2)當奧巴馬總統、拜登總統和特魯多總理公開竭盡全力殺害早產嬰兒時,他們為什麼人們會認同呢?我們不能說所有的問題都是同等重要的,因為它們不是。有些問題導致直接死亡,有些問題造成困難,有些問題傷害更多的人。再一次,我們談論的是將無辜的人撕裂的頭號謀殺原因。這是一個在15周流產的人的遺體的圖像。
我認為他是在打基督教牌來拉選票嗎?是。我認為他現在是在打反墮胎牌來拉選票嗎?是。但我也認為,自1999年以來,他在生活問題上改變了主意,當時他說自己是支持墮胎的(https://www.americamagazine.org/politics-society/2021/01/08/donald-trump-prolife-movement-abortion-republican-democrat-239223).。不過,即便他這樣做是為了爭取選票,美國的反墮胎團體蘇珊·B·安東尼名單(Susan B.Anthony List)實際上也列出了特朗普總統16項反墮胎的事實成就,包括阻止全球範圍內88億美元的墮胎支持資金、從計劃生育協會(Planned Parenthood) (https://www.sba-list.org/trump-pro-life-wins#born-alive),削減6000萬美元,以及簽署一項命令,即如果嬰兒在墮胎未遂後活著出生,就應該得到照顧。你憑果實就能認出一棵樹。
如果拜登總統想要獲得反墮胎的選票,他所要做的就是為早產嬰兒而戰!我會支持他的!當我個人說,我更喜歡特朗普而不是拜登,因為我試圖盡最大可能做好事,這並不意味著我支持他所做的錯誤。
所有這些理由我都會用在特魯多總理身上。他有好的一面…。比如有一個一個很棒的名字 – Justin(一笑)。
堅持我們的反墮胎觀點是我們應該成為的人。投票選舉優秀的政治家是一項重要的職責,但也許更重要的是我們的公眾見證人。這是我們最後一個週日提醒您註冊40天的生活。感謝那些已經註冊的人!這是我們結出好果實的機會。
讓我們關注人們做的好事和壞事:首先,我們自己。我們結的果子好嗎?那我們就可以關注政客了。歸根結底,我們是通過果實來認識一棵樹的。


資料來源:Fr. Justin Supports Trum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