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小罪讓我們看不到真正的美麗

Mar 13, 2022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今天,讓我們來談談虛榮心這個題目,特別是我們對自己外表的擔心和過分關注。你有沒有意識到我們看鏡子的次數有多少?我們有時甚至會在沒有理由的情況下這樣做,比如在睡覺前或路過車窗的時候都會一次又一次的這麼做。這雖無惡意, 但卻很膚淺,對吧?這與我們的不安全感有關,與我們對被接受和被愛的需求有關。
想要理解我們的虛榮心,以及它是如何傷害我們的,我們需要看的不是我們自己的外貌,而是耶穌的面貌,上主的面貌。
今天的福音說:「正當他禱告時,他的面貌改變,他的衣服潔白髮光。」(路9:29)。聖瑪竇福音告訴我們,耶穌的面貌「他的面貌發光有如太陽。」(瑪17:2),也就是說,它是明亮的,美麗的,榮耀的。這裡有幾點需要反思:1)耶穌是天主。祂擁有完美的榮耀,在山上的片刻,它被揭示了!因為我們是按照耶穌的形象造出來的,所以我們也注定要榮耀。
我們想要看起來漂亮,女人以一種獨特的方式讓自己變得美麗,這是一種美好的願望。人被造得像耶穌一樣,祂的美麗是完美的。因此,我們應該注意自己的外表,當我們照鏡子時,可以藉此祈禱說:「謝謝你,耶穌。」
龔執事告訴我,當他照鏡子的時候,他會祈禱:「耶穌,你把我造得真棒!」(一笑), 但是,還有一種更深層次的東西,那就是靈魂的美。
2)耶穌在塵世生活時,祂的榮耀隱藏在祂的人性之下。以類似的方式,我們靈魂的美也被隱藏起來。什麼是美麗的靈魂?它是一個充滿美德和各種優點的靈魂:仁愛、自我犧牲、勇氣、謙遜、正義、智慧等等。一個美麗的靈魂是一個反映基督的靈魂。
你有沒有過這樣的經歷:你遇到了一個外表美麗的人,也許我們甚至被他吸引過,過後我們再看到那個人的表現很糟糕,在我們眼裡就不再有吸引力了?這時我們才真正感受到真正的美和美的缺乏。
3)我們已經多次提到過聖伯多祿、雅各伯和若望是唯一看到耶穌顯聖容的人,因為他們也將是在山園( Garden of Gethsemane) 裡看到耶穌的人性中恐懼的一面的人。他們得以先看見耶穌將來的榮耀,是為了要在他們看到祂受苦的時候堅固他們自己的信仰。這就是為什麼總是在四旬期(封齋期)的第二個星期天宣布耶穌顯聖容,以期待復活,這樣我們就可以度過四旬期。我們在世的時應該試著平靜地接受這樣一個事實,由於原罪,我們的身體可能永遠不會像我們想要的那樣完美;隨著老去,我們所有人都會失去一些外表上的美麗,我們中的一些人甚至可能會患上某種疾病,失去美麗。
為了通過生命的試煉,我們應該看看耶穌復活的身體,祂的身體有四個品質:(拉丁文「不可逾越Impassibilitas」、「精確Subtilitas」、「敏捷Agilitas」、「清晰Claritas」。Impassibilitas意味著祂的身體不會再受苦;Subtilitas意味著祂可以穿過物體;Agilitas意味著祂的身體可以到達心中想去的任何地方;而Claritas意味著祂的身體和祂的靈魂一樣美麗。
如果天主允許,如果我們忠於耶穌,在我們生命的終點時得以上天堂,當我們獲得我們復活的身體時,我們的身體就會像我們的靈魂一樣美麗(Ludwig Ott, Fundamentals of Catholic Dogma, 491-492)。越有美德,越是美麗。在天堂裡,耶穌和我們的聖母是最美麗的,然後是宗徒們。因此,這會激勵我們更多地關注我們的靈魂,而不是我們的身體。
聖若望保祿二世曾經要求整個教會默觀基督的臉,這意味著默觀一張悲傷的面容,以及耶穌復活的面容(Novo Milennio Ineunte,16-28)。為了治愈我們的虛榮心,我們必須先看看這張面容。 (https://cdn.mos.cms.futurecdn.net/uDu7sX9FmFSRAbTNMXgNee.jpg)
在基督的臉上我們看到了完美的愛和善。從來沒有人告訴過我們,但如果我們頻頻照鏡子並多注視鏡子中的自己,我們就看不到真正的美。我們在耶穌身上看不到這一點,因為我們的心是膚淺的。我們也看不到自身的美,不像耶穌看我們的的方式。我們看到自己的不完美,希望改變自己的身體。這可以追溯到我們在10月份提出的一個問題:我們能否喜歡我們所看到的自己身體上的不完美?我們能像耶穌那樣愛自己嗎? (http://thejustmeasure.ca/2021/10/03/our-bodies-are-good/)?
這就是為什麼虛榮心是一種小罪(Venial sin):因為它蒙蔽了我們,讓我們看不到真正的美麗。假設我們在生活中遭受了一些痛苦和創傷(有人取笑我們的外表,我們感到尷尬或被忽視),為了彌補缺陷,我們過於關注自己的外表。但是,由於關注我們的外表,我們就不能關注耶穌、我們自己和其他人內在的美麗。再說一次,追求美麗並不是一種罪過。但是,多照鏡子無助於我們的康復,這就是為什麼這是一種小罪(venial sin.)。
保持健康以變得美麗--這是一種罪過嗎?努力變得美麗是好的,虛榮不是。我承認:有時候很難區分。只有純潔的心才能洞察一切。這裡有兩條指導原則:你每天的祈禱時間至少應該和你的鍛煉時間一樣長;如果我們看YouTube上關於健身的視頻,那麼我們應該看同樣多的關於美德的視頻。
當我們說我們應該愛我們的不完美時,在什麼是好的和什麼是徒勞的之間有一個灰色地帶。例如,大多數人承認,超重到危險程度不僅使不健康,而且也使我們失去原本可以的那樣美麗----對許多人來說,我們不應該喜歡這樣,而是想於以改善。另一個極端是:一個人應不應該為了讓自己更漂亮而接受多次面部整形手術呢?大多數朋友會說:「我認為你需要接受天主創造你的樣子。」在這些極端例子之間,人們想要要變得更健康、更美麗,卻受到虛榮心的誘惑。很難知道這條分界線在哪裡。正如我們上週所說的暴飲暴食,有個人差異和需求。因此,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認識到自己虛榮的界線在哪裡,而不是越過它。
想想:「有序ordered」和「混亂disordered」這兩個詞。如果我們因為剪了一個糟糕的髮型而感到沮喪--這聽起來健康和成熟嗎?這是正常的,但不是好的;它不是有序的,也就是,什麼是指向真正重要的東西。
這裡有一個基於福音的建議:「耶穌帶著伯多祿、若望和雅各伯上山去祈禱。正當祂祈禱時,他的面容改變了。」(9:28-29)。在三個關於顯聖容的記述中,只有聖路加告訴我們,他們去祈禱了,耶穌在祈禱的時候面容改變變了。祈禱是解決虛榮心的辦法。
所以,看看你能不能限制照鏡子的次數。只在你需要的時候看一眼,比如在與人見面、拍照等之前。 (十幾歲的男人可能需要更頻繁地看一眼,以保持整潔。)。但我想不出有什麼理由在我們結束一天的工作後照鏡子,你呢?如果我們有意識地選擇在鏡子前孤芳自賞,那麼這是一種小罪,(https://www.catholicculture.org/culture/library/dictionary/index.cfm?id=37036)。顯然,如果不由自主地這樣做時,這並不是罪。
不要學我,我太刻意避免照鏡子了,有時在開會前完全蓬頭垢面,然後在會後問自己:「我在想什麼啦!?」
取而代之的是,在你上床睡覺之前,省察一下你的良心,省查你的靈魂之美。我們已經把告罪指引放在長椅上,以方便你把它帶回家。聖雅各伯寫道:「因為誰若只聽聖言而不去實行,他就像一個人,對著鏡子照自己生來的面貌,照完以後,就離去,遂即忘記自己是什麼樣子。」(雅1:23-24)。我們的靈魂是什麼樣子的?告罪指引是一面鏡子。它顯示了我們的靈魂是否有一些我們想要請求原諒的瑕疵,或者可能是有一些大傷口需要我們去辦告解懺悔的。
有誰知道薩金特·施萊弗Sargent Shriver (這是他的名字,並不是他的軍銜)?他是一名海軍軍官、商人、政治家和虔誠的天主教徒,經常參加每日彌撒並唸玫瑰經。他是和平隊的第一任主任,並發起了Head Start和JOB Corps(https://www.catholiceducation.org/en/faith-and-character/faith-and-character/married-to-a-kennedy-but-dedicated-to-god.html)等社會項目。
他的女兒瑪麗亞Maria嫁給Arnold Schwarzenegger阿諾德·施瓦辛格,儘管施瓦辛格的生活主要圍繞著虛榮,但他多次重複岳父的這句話:「把你的鏡子砸了吧!在我們這個自私自利的社會裡,…。多了解你鄰居的臉,少了解你自己的。」(http://www.sargentshriver.org/speech-article/address-at-yale-college-class-day)。似乎就連阿諾也看到了施萊弗靈魂中真正的美。
薩金特的妻子尤妮斯Eunice在1968年發起了殘奧會,讓智力和身體殘障的人有機會參加田徑比賽。薩金特談到智障人士時說:「當我年輕的時候,我認為我知道的比[他們]…多得多。我開始意識到他們有一些我沒有的品質。我從他們那裡學到最多的是「愛」這個詞的意思。當你看到智障人士表達愛時,那是真愛,沒有詭計。它是純潔的,就像天主想要的那樣。
祈禱改變了薩金特的靈魂。少看鏡子,多看基督。然後,無論真正的美在哪裡,我們都會看到它。


資料來源:Vanity Blinds Us from the Beautifu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