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通過他人治愈

Apr 24, 2022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想像一下,如果天主告訴我們,祂會治愈我們生命中的一個人,而我們需要做出選擇。如果我們可以選擇一個人來接受天主的醫治,那會是誰?可能是我們自己。那麼我們該如何幫助這些被選擇的人呢?使他們從削弱心志的痛苦中解脫出來,恢復他們的精神健康,讓他們從虐待事件中獲得平靜,或者鼓勵他們來辦告解和參與彌撒?花十秒鐘想一想。

一旦我們做出了選擇,想像一下,如果天主說:「我會通過你為他們祈禱並和他們談論我的兒子耶穌來治愈他們。」 或者 「現在你必須去看醫生。」 或者 「現在不要再嘮叨著讓他們來參與彌撒,邀請他們去參加啟發課程。」

天主通常會通過其他人來治愈人們--我們在神學中稱之為:副導。 (secondary causes )當天主直接治癒的時候,祂是主導,(是治愈根源)。 (primary cause )但當祂通過其他人、藥物等治愈時,祂使用的是副導(secondary causes)。在第一篇經文中,有一段著名的經文:「宗徒們行了這麼多奇蹟,以致有人把病人抬到街上,放在床上或墊子上,好叫伯多祿走過的時候,至少他的影子能遮在一些人身上。」(宗5:15) 聖伯多祿的影子可能治愈人的想法是值得注意的,這個例子,以及宗徒大事錄中的其他類似例子,被用作解釋為什麼天主教徒使用聖水、蠟燭、聖髑等聖物來祝福人們。

所以,聖父想要通過副導治愈我們和我們所愛的人。為什麼?為什麼祂不直接做呢?原因有三:1)為了提醒我們和其他人,我們是相互依賴的。你不是天主,你需要別人。 2)讓我們變得更謙遜。我們都想要有快速解決問題辦法,但我們中的許多人拒絕花時間去看醫生或顧問,因為我們過於自信。 3)通過副導治愈有助於人們變得像天主。祂想讓人們參與祂的治愈工作!在你的生活中,有些人想幫助我們,但有時我們會阻止他們。

因此,我相信有些人是天父想治愈卻不做…除非我們通過其他人。也許治愈我們的計劃是我們向別人尋求幫助。

還有三點我們要牢記在心:1)勇氣:「宗徒們在百姓中行了許多徵兆,顯了許多奇蹟。眾信徒都同心合意地聚在撒羅滿欄下, 其他的人沒有一個敢與他們接近的; 但是百姓都誇讚他們。」(宗5:12-13) 治愈需要勇氣。宗徒們在公共場合宣講耶穌,並不以被稱為祂的追隨者而感到羞恥。 (https://blog.adw.org/2018/05/least-peters-shadow-might-fall-challenge-church-acts-apostles/).。為什麼?因為他已經復活了,站在了他們這邊!耶穌,賜予我們勇氣,讓我們向別人尋求幫助,或主動幫助他們。

2)最大的醫治是屬靈的醫治:「信主的人越越增加,男女的人數極其眾多。」(宗5:14)。

當我還是個十幾歲的孩子, 在聖保祿堂區的時候,有一次有一個教友來到這個堂區,他有治癒的天賦。每個人都排隊接受他的祈禱,但他堅持認為,最大的治愈是在排隊辦告解時。即使當晚,當他小心翼翼地宣布一個人感覺到了一些治癒的時候,他也堅持認為,最偉大治癒的例子是一個小女孩,她未曾得到治愈但卻愉快地接受了這一點,因為這是天主(未治愈她)的旨意。因此,我們的十字架注定要帶領我們更接近耶穌,無論是通過背十字架還是通過十字架得到治愈。

我們將在兩周半後,從5月11日開始 開始「啟發Alpha 課程」,沒有什麼能比「啟發Alpha 」更好地介紹信仰。它先是一起吃一頓免費的晚餐,再觀看一段25分鐘的視頻,然後讓人們有機會在小組中分享他們的想法。在我們的生活中,有一些人可以從中受益,他們只需要我們的愛心邀請。

3)治愈靈修上的壓力Spiritual oppression):「還有許多從耶路撒冷四周城市聚集的人,抬著病人和被邪魔所纏擾的人,齊集而來,他們都得到了治愈。」(宗5:16)。對於大多數人來說,啟發的亮點是聖神週末(Holy Spirit weekend),當人們被問及是否願意為他們覆手祈禱時,就會有人把手放在他們的肩膀上,請求聖神保佑他們。

邪魔是真實存在的,會影響人們。我們才是能幫忙的人。我想知道父母是否願意為他們的孩子覆手祈禱,丈夫和妻子是否願意相互覆手祈禱;不僅為他們祈禱,而且為他們覆手祈禱。也許這是耶穌治愈他們的唯一方式,通過愛他們的人的手。

如果天主想要治愈我們的方式是讓我們請求別人為我們祈禱,那該怎麼辦?如果你想了解如何做到這一點,可以與Alpha團隊中的任何人交談;他們都有經驗。

幾年前,我參加了一個活動,邀請那些想要人為他們覆手祈禱的站到前面來。儘管我在這方面沒有太多經驗,但我還是和其他幾個人一起 ,伸出臂膀把手放到了一個人的肩膀上。之後那個人告訴我,他睜開了眼睛,看到了我,他覺到他從很久以前的性虐待中得到了一些治愈。我萬分謙卑地接受,因為我在他的康復過程中扮演了一些角色。

這就是將我們的影子投射到某人身上的意義--如此簡單,但卻是必要的。誰需要我們的影子來得到治愈?我們需要向誰的影子求得治愈?


資料來源:Healing Through Other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