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丙年復活期第二主日:處理羞辱

Apr 28, 2019
A:史神父 (MikeSchmitz)講了一個故事: 聽說有一個非洲村庄的。在戰爭期間,該村的敵人會抓走不同年齡的婦女,然后對她們進行性侵犯和強奸,然后將她們送回家, 目的是羞辱她們的村庄。想象一下這些女人的感受。

根據加拿大一個統計, 說大概有三分之一的婦女遭受過性虐待。

我問: “真有那麼多嗎?”原來是真的。人們不舉報性虐待的原因之一是因為感到羞愧或尷尬。

我們都經歷過恥辱。當我還在上小學的時候,我們家有一輛生鏽的車子,常常遭受孩子取笑, 我那時候因為超重, 孩子們叫我 “胖子”, 太難受了。

我父親十年沒有工作的時候,他作為一個男人感到羞愧。還有什麼讓人羞愧的?也許我們的外表、衣服、家庭、上癮或失敗。

Fr. Pierre 和我談了一段時間,說 有多少人受恥辱之苦,我們希望他們他們得到釋放!

S:今天福音中的宗徒們 有很大的罪疚感,但也許也是可恥的。這是復活節的星期天晚上,他們兩天前剛剛否認了耶穌。他們是原本是領導,但現在都失敗了。聖伯多祿承諾對主忠誠,但他是個懦夫。

一位聖經學者指出,宗徒們聚集在黑暗中,意味著“沒有基督的光明和他們自己的絕望。光明和黑暗在聖若望福音中是非常重要的。尼哥得摩晚上拜訪耶穌是因為他害怕﹔耶穌說,“當我在世界上的時候,我是世界的光。 ”當猶達斯離開最后的晚餐去背叛耶穌時,他說,“那時,正是黑夜。 ”

所以,當耶穌向他們顯現的時候,他說: “願你平安”。神學家們都認識到,耶穌並沒有為他們的失敗感到羞愧,而是立即愛了他們,並且既往不究。

“平安” 的 希伯來文Shalom,意思是“(和平,幸福,一切都是對的,是與天主修和的賜福 ”。

耶穌今天要給我們平安!他要帶走我們的恥辱。這有三個部分:

  1. 第一個恩典是: 遇見耶穌。罪惡感和羞恥感往往使我們避開耶穌。
    內疚 是對我們所做的事情感到不好。如果我們對自己的罪過感到悲傷,那是件好事。但如果它讓我們覺得天主不能原諒或不愛我們時,那就不對了。

    羞恥也是如此。羞恥感就是對我們的身份感到愧疚。當它保護我們的時候是好的。所以我們穿衣服,因為這樣人們就不會把我們當作物品。如果因為沒有盡力而感到愧疚, 有時候是好的。但當我們覺得自己一無是處或不被愛,想傷害自己; 尤其是 當我們覺得自己對一些不該負責的事情感到不好時,比如受到性虐待。這一切都讓我們避開天主!

    那時耶穌進了我們的門,說:“願你平安!”。

    如果我們是性虐待的幸存者,他想告訴我們: 這不是我們的錯。把性虐待歸咎於我們自己是魔鬼最大的謊言之一。
    還有, 他告訴我們: 沒有什麼罪是他不能原諒的。所有的性罪惡,墮胎的罪惡都是可以治愈的。

  2. 耶穌給我們的第二個恩典是: 談論這件事的勇氣。在我升神父的一個月前,我辦了一次總告解,意思是承認我所有的罪過,包括那些已經辦過的罪過。這本應是一種謙卑、信任和淨化的行動。但是當我為我的罪感到非常尷尬,結結巴巴地說出來的時候。聽我告解的神父笑著說:“JUSTIN,我知道這對你來說很不易。一位明智的基督徒兄弟教我,你應該把罪過'說出來,讓它蒙羞'。這建議真好, 我得益良多!

    當我們做了可恥的事或發生了可恥的事時,我們趨向保守秘密,因為我們擔心人們不再愛我們。所以恥辱的力量蓋過我們。但是一旦我們把它說出來,我們就有力量把它控制!把它 ‘說出來,讓它蒙羞! ’這就是我們上周提到的復活的力量。

    A:怎樣做呢?我們去找那些靈修成熟和值得信賴的人傾談。我們首先應該信任的人是我們的父母。這要求我們作父母的,必須比任何時候都更成熟:我們須要有愛心和自制力。當我們知道孩子做了壞事,我們會經歷各種各樣的情緒:恐懼、憤怒、困惑或羞愧。但我們首要的反應必須是無條件的愛。

    作為父母,我們可能隻有三個情況需要深入地研究,那就是:

    當孩子不悔改的時候; 我們要幫助他們意識到罪過而為此悲傷﹔

    當我們需要幫助孩子療傷的時候; 我們需要替他們問一些問題﹔

    還有, 我們必須正確地判斷, 並把罪過告訴孩子,他們才能成長。

    我七月時講了一個故事: 有一位女生, 她做了一件很丟人的事情: 她參加了一個派對,穿得很不端庄,喝醉了酒,還在社交媒體上貼了自己的照片。當她的朋友們發現這件事時,他們都很震驚,她自己也感到很尷尬。當我知道這件事,作為她的神師,我打電話給她說,“我隻是聽說了。是約翰告訴我的。聽著,你所做的並不能改變我對你的看法。我知道你仍然是個了不起的人。去辦告解吧, 然后把它拋諸腦后。我自己也犯過錯,所以要從這過錯中汲取教訓,信靠天主。”你記得她怎麼回答嗎? “神父,你讓我好受多了。”

    這就是我們想創造的一種文化,一種具體方式像耶穌一樣的去愛。今天是救主慈悲敬禮。我們需要成為慈悲的堂區。我們是否都是耶穌的門徒,成熟並且慈悲待人。

    從小事開始。必要去暴露一個人的軟弱。

    幾年前,我媽媽告訴我:Margaret Trudeau看見英女王並單膝跪地敬禮時,不小心絆倒了,但女王沒有引起注意, 沒有說話,隻緊握她手幫她站穏了。另一個例子,這可能聽起來很有趣,但是真實的:有人的拉鏈鬆開了,你不會取笑那個人, 反而會掩護他。換句話說,不要突出別人的恥辱。我們需要像天主一樣忘記---這就是他的慈悲。如果我們沒有這種痛苦, 請為那些受恥辱的人祈禱。

    我們這個季節的講道,叫做“打破沉默”。主要是關於傳福音和分享我們的信仰,但我意識到天主要我們首先打破我們生命中的沉默,這樣我們才能宣示祂的慈悲。

    魔鬼想讓我們把羞恥藏起來。因此,我們可以把我們的罪和傷害帶進告解室。

    下周,Fr. Pierre和我會有一整天的聽告解。 Fr. Pierre會整天都在。我們可以去找他說,例如,“神父,我一直背負著很多恥辱。在別人眼裡,我覺得自己是個失敗者,我需要別人提醒我,我不是。”或者, 有像一位老朋友跟我提意說:你可以唱出來: “神父, 我犯了罪, 請幫我找出路。” 然后讓神父用歌來回應, “我寬恕你的罪, 我愛你。 你還可以讓我們打開屏幕,這樣你就可以和我們面對面交談了。

    但請記住,我們不是專業心理輔導專家, 不能花太長時間,因為其他人都在排隊。我們可以幫助談談你與天主的關系,你的靈修生活,你的道德生活,生活上的問題,但我們不是創傷治療專家。在今期堂區通訊中,我們加入了一段天主教輔導專家的資料,他們完全接受教會對人的教導。我真的鼓勵我們有需要的時候去找輔導員。

    很多天主教徒不願去接受輔導,因為他們感覺尷尬。事實上,每個人都需要輔導,因為每個人都需要成長。天主教徒經常去找神父,因為他們信任我們,不會讓他們感到羞恥,還有, 因為我們 便宜多了!

  3. 第三個恩典是: 棄絕、命令和要求。

    在我們的靈性生活中,因為魔鬼常常控制著我們,我們必須把罪、誘惑或恥辱點名,並棄絕它。例如,在祈禱中,我們說:“以耶穌的名義,我棄絕受欺凌的恥辱。” 在福音中, 耶穌有時候想知道一個魔鬼的名字,這樣他就可以把它驅逐出去。 Fr. Pierre對這種祈禱很熟悉。他能用神父聖職來驅走魔鬼,醫治許多人。他會來命令魔魔。一旦我們棄絕誘惑,我們就可以要求復活基督的自由。我們需要有意識地宣稱這一點。

    V:最后兩個故事:史神父(Mike Schmitz)談到的那個非洲村庄,那裡的婦女遭到攻擊,然后羞愧地被送回家,村庄用愛抵消了這一點。他們懷著喜悅和接受的心情接待了這些婦女。婦女們仍然需要處理她們的創傷,但在團體中不會有恥辱。他們是被需要和被愛的,而不是用不當眼光看待他們。

    最后,作家道恩Dawn Eden寫了一本書,叫“My Peace I Give You我把我的平安賞給你們 ”,講的是如何在聖人的幫助下治療性創傷。她是猶太人,五歲時遭到性虐待,但通過耶穌找到了治愈。她31歲時成為天主教徒,一個戲劇性的禮物是: 她不再絕望和自我傷害了。

    對她幫助最大的一個祈禱是: Anima Christi,意思是: “基督的靈魂”,我們將在今天彌撒中唱這首歌。一開始要求基督在我們內,然后我們進入他內, 在祂的傷口內。道恩Dawn說,這祈禱 令她走出了自我禁閉和孤獨。想起耶穌。這些傷口是光榮的。

    這是耶穌的傷口, 是他默想出來的救主慈悲的形象。她說:“隨著時間,愛和慈悲兩道光的形象加深了我對它的意識。我開始重新檢視: 我對天主慈悲的懷疑。讓我與天主開始了一次已經拖延很久的對話---問他, 對那些我最難原諒的人, 怎樣體現他的慈悲。

    讓我們接受以一個充滿愛和希望的挑戰去嘗試。 Dawn說,她得到人生改變的建議是: “天主召喚我們隻是為了讓我們去嘗試。”

    耶穌來迎接我們!現在我們被邀請試著讓他帶走我們的恥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