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日圣言及反省

生活在一個溢出的油箱

Jul 11, 2021
(本篇譯稿為黃謙善神父主日講道,若內容有不一致的情況,一概以英文原稿為準。)
羅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曾認為自己的人生使命是為其他人加油:他的妻子、孩子、他的教會,以及每一個來到他身邊的人, 天主用這個比喻告訴他,「你的工作就是去…。從你的卡車上給他們的油箱灌滿。」。但他服侍的次數太多了,以至於他的安息日也悄悄溜走了。它開始查看電子郵件,與人們共進餐以支持他們,然後安排工作會議。
他祈禱道:「天主,我知道我經常只用四分之一的油箱…來幫助別人。不知何故,通過花時間和你在一起,我又能回到四分之一箱了。然後精力又重新開始耗盡了,…我沒有體力跟上節奏。我沒有感情或精神上的儲備來恰當地幫助任何人。」然後他實現了理想的境遇! 「天哪,我知道你希望我總是在四分之三到全滿油箱里為別人服務。」
有多少人同意羅伯特的理想,天主希望他和我們生活用上四分之三到全滿的油箱?
天父回答說:「錯了…。我不想讓你用一個幾乎滿了的油箱服侍。我要你用滿溢的油箱服侍。一個滿溢的杯子。這就是我想要的,兒子。」(Robert Morris, Take the Day Off, 50-52).
天父希望你和我用滿溢的油箱活出我們的使命!這是讀經二聖保祿的聲明。他滿懷天主的恩典,在寫給厄弗所人的信的開頭寫了一句 「貝拉卡Berakah」,希伯來語中「讚美」的意思。它總是以「願天主受讚美」開頭,然後列舉祂應該受到讚美的理由。在這本貝拉卡中,聖保祿給出了七個理由,在希臘文中,整個閱讀實際上是一句話,是新約中最長的一句話(Peter S. Williamson, Ephesians in Catholic Commentary on Sacred Scripture, 29)。這篇文章在神學上是如此密集,我將給你總結一下七個原因:
1)天父揀選我們成為聖潔的人。
2)通過與耶穌的關係,祂預定我們成為祂的兒女。
3)通過耶穌的死,我們得到了罪的赦免。
4)天父現在顯明了祂要在基督里聯合萬物的計劃。
5)猶太信徒現在已經得到了天主所應許給他們的遺產。
6)相信福音的外邦人(即是我們)已被聖神封印為天主自己的。
7)聖神是天主給我們永生應許的首付。
聖保祿寫這篇文章是為了幫助厄弗所人賞識他們所得到的。今天,天主要我們感恩,以致我們滿溢地讚美祂。
我們不能一直生活在這種狀態,這是事實。天主允許我們背負許多十字架,我們必須為自己而犧牲。但是,除了這些苦難之外,耶穌還想讓我們活得充實。祂還想讓我們消除自己造成的痛苦。我將舉兩個例子來說明,即使最後我們的生活中出現了一些問題,我們也可以擁有一個滿溢的油箱。
目前,我們問的是如何達到這種滿溢的狀態。以下是兩點見解。首先,聖保祿提到「天父…。在創世以前,在基督內已揀選了我們」(厄1:3-4)。為了重生,我們需要牢記天主的計劃是讓我們成為聖潔。從靈性上講,宗徒們幾乎總是生活在一個滿溢的油箱。一旦我們意識到這是天主對我們的計劃,我們就會開始做出改變。
第二,聖保祿在這段經文中十一次提到「在基督內」,因為每一次讚美都是藉著耶穌而來的。生活在一個滿溢的油箱,來自與耶穌的重新聯繫。
所以,我想讓你們檢討一下你們是如何尊重安息日的,也就是說,從周六晚上到週日晚上,我們被召喚休息,把這一天獻給天主。只要有可能,天主希望我們不要做我們列常所做的工作。祂想讓我們轉向祂,記住祂對我們的計劃,在基督內重置我們的生活。我們不應該追趕工作,也不應該為了超前而工作。
羅伯特·莫里斯(Robert Morris)在他關於安息日的書中提出了一個很好的觀點。猶太人是天主選擇的民族,他們的使命是把所有其他國家帶回家,回到天父面前,就像哥哥把弟弟妹妹帶回父母身邊一樣。但猶太人只能通過保持健康和與其他國家分離才能完成這一使命,而剩下作為天主的子民的一部分是遵守安息日。
我們談論家庭這個主題已經三個月了。我們的家庭需要一天專注於天主,這樣我們才能回到他們身邊,愛他們。
說到傳教,我一個月前(http://thejustmeasure.ca/2021/06/13/seeing-life-as-a-mission/)問過你們是否認為自己是門徒和傳教士。我想請你再考慮一下這些問題。你有沒有選擇讓耶穌成為你生活的中心,並效法變祂?那就是門徒。你是否認為自己是耶穌的傳教士,希望全世界都愛上耶穌,成為祂的天主教大家庭的一員,並竭盡所能地傳福音?你可能從來沒有考慮過這些,你也不需要對精通神學,也不一定要成為聖人。這兩個問題我們將在未來繼續討論。
現在回到安息日。以下是天主給你的安息日目標。除非真的不可能, 實體參加彌撒。總主教(Bishop Miller)將恢復天主教徒每週日參加主日彌撒的義務,除非這真的不可能。這一義務旨在喚醒我們認識到這樣一個事實:沒有彌撒,我們在靈性上就會死亡。這就像醫生告訴他的病人,「你有義務服這藥,放鬆一下。」
說到休息、睡覺、午睡、閱讀好的文學作品、閱讀天主的話語(聖經)。花費時間與耶穌和你的家人在一起。再說一次,這意味著不要看著時鐘,而是全身心地投入其中。如果你打算服務窮人或服務教區,這不應該被視為另一項要完成的任務,而應該被視為一種安息在天主身上的方式。
至於週日購物(這個嚴肅而深刻的哲學問題),答案是,如果購物真的幫助我們在天主心中休息,那麼就去購物吧(https://osvnews.com/2018/04/08/sunday-shopping/)。但是,如果這讓我們變得更膚淺,那就不好了。如果我們只是把日常的雜貨店購物留到週日,那對你不好,(https://www.catholic.com/magazine/online-edition/keeping-holy-the-lords-day)。如果你有時間去購物,卻不去參與彌撒,那是大罪;如果你沒有不去花至少15分鐘祈禱,而是去購物,那麼就有問題了;如果我在商場看到你,但沒有在彌撒中見到你,那希望你所要買的東西都加價格,找不到什麼特價品。
在生活中,有很多時候是我們無法控制的,比如生病或照顧年幼的孩子的時候。我們說,「我沒有時間。」但聽聽這個讓人釋懷的事實:你仍然有更好地利用你所擁有的時間的自由(Michael Hyatt, Free to Focus, 59-60)。我們每個人都有一些空閒時間。有時我們浪費了它,而不是求助於天主,去做真正有更新的事情。天主並不期望我們完成所有的事情。但祂確實給了我們足夠的時間來實現祂的目標。
我愛我的使命,那就是在靈性上給別人加油!我很感激天主讓我在一個滿溢的水油箱裡做這件事!這並不總是可能的,但我的目標是做到這一點。
我想到了兩個人可做為例子,一個曾為履行自己的使命活著,一個正在充分履行自己的使命。首先,聖德蘭修女為她的「仁愛傳教Missionaries of Charity」會士安排了許多休息時間。他們很努力地為窮人服務,但他們從不錯過祈禱的時間、朝拜聖體、守聖時和參與每天的彌撒、午息和下午茶時間。他們不斷地將天主、安息和人際關係裝滿他們的油箱。
第二,詹妮弗·富爾威勒(Jennifer Fulwiler),她有四個五歲以下的孩子時,有一次她接受了一個週末避靜的邀請,當時天主通過一名有智慧的神父的話,透露了一部分天主為她的計劃。她覺得天主召喚她要有一個大家庭,但也要她成為一名作家,這位神父鼓勵她把孩子帶到她的寫作生活中來。 「做天主呼召你做的這件事,但要把你的家庭當作更大的事業的一部分。」(One Beautiful Dream,129)。他幫助她接受生活的阻斷是天主計劃的一部分,這實際上使她成為一名更好的作家(175)。有一天,當她在她的醫生候診室裡時,她的丈夫說到要完成她的書,「如果你把它放下會怎麼樣?」…。如果你放鬆這些事情,讓它們過去,你的壓力會減少多少? 」。在編輯不能給她更多時間後,她就放手了。但是,在接下來的幾天裡,她充滿了對這本書的靈感,在一天內寫下了她四個月都寫不出來的東西。她是在車裡寫作的!她把六個孩子都帶上了車,在不同的地方停下來,讓他們開心,在她在筆記本電腦上寫作時, 讓年齡較大的孩子分散年齡較小的孩子的注意力。五年的工作完成了!她感謝她的孩子們(209-212)!詹妮弗正在履行她的使命,愛她的家庭,通過她的寫作增強人們!
聖德蘭修女之外,還有其他的例子,比如聖若望·保祿二世(St. John Paul II),真福喬治·弗拉薩蒂(Bl. Pier Giorgio Frassati Giorgio Frassati)和聖吉安娜·貝雷塔·莫拉(St. Gianna Beretta Molla )提醒我們,這些聖人雖然受苦,卻深深植根於天主,他們的生命充滿了能量,這激發了他們對他人的使命。他們的生命都有一個滿溢的油箱。

資料來源:Living From an Overflowing Tank